李永奎:发现复杂工程背后的简单美

2021年03月31日作者:王兴钊来源:项目管理评论网

A+A-

  我国作为基建大国,建设工程数量在全球遥遥领先,众多复杂工程更是让世人惊叹。在复杂工程管理研究领域,有一位青年才俊表现出众。他就是同济大学复杂工程管理研究院副院长李永奎教授。


QQ截图20210331143654.png


  结缘工程项目管理


  在工程项目管理领域,李永奎是科班出身。2000年,他从哈尔滨工业大学建筑工程管理专业本科毕业,然后进入同济大学攻读建设工程管理硕士和博士学位,师从我国工程项目管理著名专家丁士昭教授。2007年,他博士毕业留校,继续研究工程管理,在同济大学建设管理与房地产系任教至今。


  李永奎感叹,结缘工程项目管理纯粹是因为大学报考专业的懵懵懂懂,但“日久生情”,自己在这个领域也学习和工作了20余年,可以说非常热爱这个领域。


  抓住复杂工程管理的关键


  李永奎对复杂工程管理很有研究。在他看来,对于复杂工程管理,我们要抓好以下几个关键方面。


  首先,我们要意识到,复杂工程不是一般工程的放大版,或者只是某一维度上的挑战。复杂工程是一类新的“物种”,传统的基于还原论的方法论捉襟见肘,我们需要新的理念、新的模式和新的范式来应对这类工程的复杂性挑战。但这些研究才刚刚起步,实践上也在摸索和总结。


  其次,系统性问题必须用系统的方案进行应对,这些方案体现出复杂工程与一般工程的显著差异性,方案质量要求也更高,如决策的鲁棒性、组织能力的复合性、技术的创新性、风险管理的高韧性、系统控制的集成性等。总体而言,加强系统性和多元性保障,并保持方案足够的灵活性、适应性和韧性是复杂工程管理成功的关键基础。


  再次,组织驾驭复杂性和应对不确定性的能力至关重要,尤其是对于项目领导者而言。如果说中小项目的项目经理是汽车驾驶员,那么复杂工程的领导者就是飞机驾驶员,所遇到的复杂环境和驾驭的难度不在一个量级,因此领导力要求也不同。可以说,复杂工程的领导者“一将难求”,如何发现并培养这类人才是现实中的迫切需求。


  最后,复杂工程管理需要新的工具箱。人的能力毕竟是有限的,在面临更高复杂性问题时只能靠工具革命或管理革命来弥补这些缺陷。因此,开展复杂工程管理必须要有创新思维,甚至是突破性创新思维。但就目前而言,我们的工具箱还比较“羞涩”,还需要理论界和实践界不断研发和创新,尤其是借助新兴技术所带来的红利,形成应对复杂工程管理的“先进武器”。


  做好应急项目管理


  李永奎指出,近年来,全球大规模甚至极限大规模突发事件频繁发生,破坏性越来越大,应急项目管理是一个新的挑战。


  首先,应急项目有很多种,每种应急项目的特点都不同,应对方法也有差异性,我们不能把某种应急项目的应对经验等同于所有应急项目的管理策略。


  其次,应急项目有演化性,应对不利可能演化为另一类或多类应急项目,从而引起级联失控,火灾的“5分钟黄金时间”定律值得反思,因此早期预警至关重要。


  再次,应急项目管理考验的不仅是应急应对能力,更是常态管理能力。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很难做到“痛定思痛”,这根源于“好了伤疤忘了疼”,以及我们大多数人没有亲身经历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因此,应急事件结束后,我们就逐渐淡忘这种教训,下一次可能又变成了“第一次”。我们现在谈的平战结合、韧性能力及治理体系建设,就是试图解决这一问题,但我们需要治理的治理(即元治理)来保证体系的持续有效性。


  最后,我们已经进入复杂性世纪,其根本特征是各种事物联系越来越紧密,扩散的速度越来越快,在共同体和一体化的同时,也越来越具有系统脆弱性,容易引发大规模失控,复杂性治理应引起足够的重视。


  提升基础设施的韧性


  韧性可以说是2020年工程领域最热的流行词之一。韧性成为新概念,源于这个词表达了太多我们期望表达的东西,并且具有很强的内涵包容性和延展性,因此我们可以有不同层次、不同维度的解读。韧性可以修饰的范围很广,如韧性企业、韧性组织、韧性医院、韧性基础设施、韧性城市等,从而开辟了一个新的研究领域。


  李永奎强调,目前我们对韧性的研究还停留在理念和概念层面。相对而言,对物理设施韧性的研究较易度量和理解,但对复杂系统尤其是复杂管理系统韧性的认知还缺乏理论、模型和手段。至于提升基础设施韧性,我们可以从三方面来发力。


  首先,设施物理系统方面,也就是物理设施的能力发挥问题。这是应对突发事件的物质基础,工程系统能力的恢复应以最快为基本原则。但由于基础设施网络系统的复杂性,我们需要利用新兴技术来辅助优化与管理。


  其次,设施管理系统方面,也就是快速响应和应变能力,可以用4R(Robustness-鲁棒性、Redundancy-冗余度、Resourcefulness-资源丰富度、Rapidity-快速性)标准来衡量,但要解决经济性和管理能力的挑战。


  最后,城市(或区域)运营系统方面。这是一个更大的复杂适应性系统,是一个城市、区域甚至国家能否有效应对外部冲击的全局性能力,涉及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问题。


  让BIM真正落地生根


  李永奎分析,建筑信息模型(Building Information  Modeling,BIM)被视为突破性创新技术,已经成为我国建筑业高质量发展的强劲动力,也在复杂工程得到了应用,体现了显著价值,但目前也碰到了一些问题。“不过我觉得出现问题是正常的,一项新技术应用,尤其是大规模应用,不出现问题才是不正常的。关键是我们怎么看待这些问题,以及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套用一句话,BIM应用中出现的问题是发展中的问题,发展中的问题也只能靠发展来解决。”


  首先,我们要坚信,BIM是改变建筑业的一种重要新兴技术。这个不管是从各国实践还是从国内外相关权威机构的研究报告都可以看出,BIM几乎在工程界得到了普遍认可,因此BIM的应用价值毋庸置疑。


  其次,我们要认识到,BIM不同于以往信息技术的应用,它对整个项目系统、生产系统、管理系统、人才系统甚至建筑业生态系统都具有一定冲击和影响。换句话说,如果我们还是采用传统的工程管理理念、项目工作方式及生产协同方式,BIM可能就“没用”。因此,破坏、突破和变革不可避免。


  再次,要容许BIM应用的多样化存在,既要有前沿“时髦”的东西,也要有常规但实用的东西。例如,管线综合和错漏碰缺虽然已经成为BIM应用的“大路货”,但其性价比最高;炫酷的可视化虽然广为诟病,但“好看”却能解决业主和专业设计方案的专业知识不对称问题,能大幅度提高方案决策效率和决策质量,对后续项目价值不容小觑。当然,我们也要支持有财力、物力和人力的单位或项目进行前沿性研究和探索。可以说,做BIM的指引者或跟随者都是BIM应用的可选策略。


  最后,实践、实践再实践,改进、改进再改进。和国外相比,我国的BIM应用总体上是不落后的,因此像过去那样“照着做”的机会越来越少,“接着做”甚至“领着做”可能成为必然趋势。在这一过程中,从应用角度看,除了不断探索、努力实践和持续改进,没有更好的路径。当然,研究和工具开发也需要跟上。同时,我们也要鼓励一些应用领域冒冒险,做点“异想天开”的事情,形成BIM领域“从0到1”的原始创新,尤其在核心工具软件领域,需要打破国外的垄断地位。


QQ截图20210331143737.png


  推动全过程工程咨询持续健康发展


  近几年,全过程工程咨询成为业界热点,但全过程工程咨询服务不是今天才有的,国内、国际一些大的咨询公司或多或少都开展过这一类型的服务。可以说,提供系统性、整体性和全过程的集成服务是大部分业主的期望,尤其是非专业性业主和一次性业主,如投资公共项目的政府和投资单个项目的工业企业。全过程工程咨询可以减少咨询服务的重叠、降低沟通协调及交易成本。从未来建筑业生产方式的发展趋势看,工程咨询行业确实有改革的必要,全过程工程咨询应是其中的一个重要选项。李永奎特别提示,但想做好这件事情,我们还需要考虑以下几个问题。


  首先,要处理好非此即彼或厚此薄彼的问题。我们很容易把一件事情炒得过热,从而释放只有这种模式才是好模式的错误信号。一个健康的行业生态系统应该是多元的。随着外部需求的变化,一些传统模式可能会消亡,一些新模式可能会产生,但不管是消亡还是产生,都应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我们需要推进,但不能过度偏爱或拔苗助长。全过程工程咨询的出现具有必然性,也是供给侧改革的关键抓手,但其他传统模式仍有发挥的广泛空间,毕竟工程咨询企业全过程工程咨询能力的培育也有一个过程。


  其次,要防止盲目国际接轨或以国际接轨的名义强推非国际惯例的模式。到目前为止,全过程工程咨询是国际上一些大型工程咨询企业的一种服务方案,但并不是唯一方案。咨询市场从来都是大而强和小而专并存,二者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不能让所有的工程咨询企业都走全过程工程咨询的“独木桥”。我们既需要规模巨大的航母级企业,这些头部企业是行业发展的领头羊,也需要专业性极强的小企业,它们为业主提供某一领域的专业咨询。业主按需采购服务,服务模式还应多样化,不能把所有的服务都打包,然后一股脑塞给一个全过程工程咨询服务商,这也不利于整个咨询行业的健康发展。


  最后,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全过程工程咨询涉及政府、业主和工程咨询企业三个主要角色,但目前我们看到全过程工程咨询两方热现象,需求方(业主)似乎并没有加入到这场改革盛宴。从行业发展角度看,咨询服务最应该是市场发挥决定性地位的领域,政府还是应该做好治理角色。当然,工程咨询企业也需要反思工程咨询日益“低端化”窘境产生的原因。在外部环境发生变化的大背景下,工程咨询企业首先要进行自身改革,以充分体现咨询的价值,让业主乐意购买,而非享受政策红利,重复过去监理行业发展的老路。


  “四轮驱动”基因


  李永奎在教学科研和社会服务方面成绩斐然。他在国内外顶级期刊发表多篇高水平学术论文,获得2019 年国际项目管理协会(International  Project Management Association  ,IPMA)杰出研究贡献奖和多项省部级科技进步奖,两次荣获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担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专项首席专家,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并相继列入同济大学一系列人才支持计划。此外,他还是Project  Leadership & Society(《项目领导力和社会》)、Frontiers of Engineering  Management(《工程管理前沿》)、《项目管理评论》等期刊编委,并在多个行业协会担任职务,积极参与多个重大工程实践,服务行业发展。


  在被问及如何取得这些成绩时,李永奎解释,前进的道路上没有奇迹,只有足迹。工程项目管理涉及面很广,并不断涌现新问题、新理论,自我感觉一直是这个领域的“小学生”,学习永远在路上,因此不敢妄谈任何成绩。


  但李永奎有一点还是越来越有感触。丁士昭教授是同济大学工程管理专业的创始人,给该专业赋予的基因是“四轮驱动”,即实践、教学、科研和国际交流相结合。其中,实践是源头,尤其是重大工程,是创新和人才培养的主战场。丁教授一直说,工程项目管理的老师必须在现场待过,要能解决实际问题,不能纸上谈兵。


  因此,多年来,李永奎一直努力按照这个要求去做,尤其是深入重大工程一线,然后从实践中提炼科学问题,总结教学案例,参与国际交流,不断丰富和提升自己对工程项目管理重要问题的认知能力,并试图提出一些解决方案,形成了一些成果。“当然,过去几十年,我国为工程项目管理研究与实践提供了丰沃土壤,尤其是重大工程管理,这在全球绝无仅有,我自身也得益于这个伟大的时代。”


  大道至简


  诚然,复杂工程具有挑战性,但李永奎一直坚信,大道至简,复杂的背后往往蕴含着无比简单和无比美的基本原理。我们只要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努力探究这些基本原理,就能“不畏浮云遮望眼”,发现复杂工程背后的简单美!


  扬帆力排千重浪,迈步更上一层楼。为了推动我国工程项目管理事业高质量发展,李永奎一直在努力。

标签: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北京世纪东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管理评论)

电话:010-58383379/3420(市场部)、58383266(编辑部)

邮箱:pmr@pmreview.com.cn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备13028000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990号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

dddd
关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