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性而为 遵道而行——访国际项目管理协会(IPMA)研究委员会主席、南开大学项目管理工程硕士中心主任戚安邦教授

2015年11月18日作者:于湘婉来源:项目管理评论

A+A-

 


  “天命谓之性,率性谓之道,修道谓之教”,对于戚安邦教授来说,项目管理就是他始终遵循的正确的“道”。在研究领域,他深耕细作,其融合东西方智慧的研究成果荣获国际大奖;在教学领域,他勇于创新,其以参与者为中心和以案例为核心的教学方法受到一致好评,并获得国家精品课、国家双语示范课、国家网络共享课、国家来华留学生英语品牌课和国家工程硕士公开课等一系列国家级成果;在实践领域,他广为谏言,为政府和企业的发展积极出谋划策;在国际合作领域,他勇担重任,架起中西沟通的桥梁,充分彰显了中国项目管理学者的信心和实力。


项目导向  成功之源


  通过交谈不难发现,在戚教授眼中,小到个人事务的管理,大到商业组织的运营和国家的治理都离不开项目管理。


  戚教授认为,最能直观表现项目管理的意义和作用的要数它在企业中的应用。一般情况下,企业的管理活动可以分为两类:日常运营管理和项目管理。


  日常运营是周而复始、不断重复的一种管理模式。这种管理模式是程序化、结构化的,也可以称为基于分工的职能管理。


  项目管理与日常运营管理完全不同,是非结构化、非程序化的管理,是一次性、独特性、例外性、风险性的管理。对于企业而言,项目是核心。从新产品开发到新的生产线,都是先有项目,后有运营,只有项目做好,才能投入运营,才能真正实现运营的成功。


  老子说:“ 道可道也, 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这段话的重点在最后两句“有名,万物之母也。”指的是项目做完,我们对相关的规律都掌握了,才能投入运营。这个“母”是指投入运营时就周而复始、不断重复生产出产品。企业发展的核心在于攻克一个又一个项目,项目的成功是企业生存与发展的关键。


  评价企业项目管理能力的一种方法是(美国)项目管理协会(PMI)发布的组织项目管理成熟度模型(OPM3)。OPM3是评估组织通过管理单个项目、项目集和项目组合来实现自己战略目标的能力的方法,也是帮助组织提高市场竞争力的方法。OPM3的目标是“帮助组织通过开发其能力,成功地、可靠地、按计划地选择并交付项目而实现其战略”。OPM3为使用者提供了丰富的知识和自我评估的标准,用以确定组织当前的状态,并制定相应的改进计划。


  简单来说,一是使用项目评估找到企业应该做的正确的事情。具体做法是:如果出现问题,就分析并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如果没有问题,就分析并找出可以抓住的机遇。既能发现问题,也能抓住机遇,这是做正确的事情。


  二是用正确的方法去管理这件正确的事情。这可以从项目管理知识体系、项目管理能力基准和PRINCE2等中得到帮助。项目的价值是V,项目的功能是F,项目的成本是C,只要项目的V减C大于零,就是可做的项目,是符合商业立足之本的项目。如果项目的V小于C,就应该放弃这个项目。


  当然, 除了在企业管理中的应用,项目管理在更高层次即国家治理中也能够发挥更大的功效。目前中国正在从建设服务型政府向建设项目导向型政府过渡。项目导向型的政府,项目导向型的企业,项目导向型的社会,意味着项目成功,政府就成功,企业就成功,社会就成功,项目失败就什么都没有。


  中国政府已经是项目管理成熟程度高于其他国家的项目导向型政府,戚教授以2008年中国发生的冻雪、藏独、地震、奥运会和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的四万亿元投资为例,力证了这一观点。因为美国政府当时也向国会申请急救金融业和汽车业的资金,但是美国国会没有批准而导致罗曼兄弟的破产和通用汽车的破产保护。


人生处处皆项目  于细微处见真章


  在戚教授看来,项目管理同样适用于每一个人的人生。人生充满了独特性和不确定性。尽管古人说:“十五而有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但是,究其根本,每个人的人生际遇都各不相同。人们做事时是否能找出事情的独特性,按照项目的方法去管理,这是成功的关键。


  孙中山先生曾把人分成三类,即“先知先觉,后知后觉,不知不觉。”“不知不觉”的人一辈子只吃堑不长智,营营众生就这么过了。“后知后觉”的人“吃一堑长一智”,半辈子吃堑,半辈子长智。真正学会项目管理的人,看人家吃堑,自己就会长智,这就是“先知先觉”,那这辈子就会与众不同,整个生命都是有意义的。


  《孝经》上说: “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损,孝之始也。力身行道,扬名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做项目,就是要按照最新的客观规律去做,做出新的项目,不断地取得新的业绩,这才是彰显父母的养育之恩,成就为人子、为人女的伟大业绩。


  戚教授不仅提出了项目管理适用于人生的观点,还身体力行,将子女教育视为一个项目。在他看来,子女教育这个项目的项目周期分为学龄前、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学龄前这一阶段的目标是培养孩子的记忆力、观察力和注意力。所以戚教授有针对性地在孩子小时候培养这三方面的能力,即通过讲图画书,要求孩子想听新故事则复述旧故事的方法来训炼记忆力,通过简单的想出去玩则描规定数目的图案的方法来训炼注意力,通过培养观察身边的事物,找出联系和区别点来训练观察力。


  小学、初中和高中阶段则跟紧学校教育培养孩子的形式逻辑、辩证逻辑、数理逻辑。在戚教授眼中,让孩子在不同阶段做应该做的事情就是项目管理。区别于很多父母将未完成的心愿强加给孩子,戚教授认为应该将帮助孩子找寻自己的人生方向视为项目成果,而子承父业并不是做项目的方法。所以在他的孩子高考选择专业的时候,他通过询问简单案例的方式帮助孩子找到了合适的道路。


  戚教授总结说,真正的教育,就是《中庸》上说的“天命谓之性,率性谓之道,修道谓之教”。按照客观规律办事就是道,找出这个道,就是教育者和领导者的责任。


[page]

提升能力三法宝  知识、技能和观念


  目前国际上有两套系统性提升个人项目管理能力的方法。一是PMI提出的项目管理知识体系(Project Management Body Of Knowledge ,PMBOK?),这是基于知识建立的体系。项目管理知识体系的受众庞大,仅中国获得PMP认证的人数已经超过11万。二是国际项目管理协会( IPMA)提出的项目管理能力基准(IPMA Competence Baseline,ICB),这一体系遵循哈佛大学的理念,强调知识、技能、观念是教育应该解决的问题。


  在戚教授看来,PMP认证和IPMP认证缺一不可,即使不参加认证考试,个人也应该自主学习PMBOK?和ICB。然而,目前中国大多数学习项目管理的人仍停留在单一层面,或偏重技能,或偏重知识。而最关键的是转变观念。


  戚教授在日常教学中推广一种全新的教学方法。他主持的《项目管理学》课程,结合了他在哈佛大学学习过程中以参与者为中心和以案例为核心的教学方法,利用自己在项目管理领域的经验开发出更适合中国学生的方法。通过由学生设计课程,并以课程设计作为案例,发现问题、讨论问题、解决问题,从而实现将知识转变为技能,将技能转变为观念的目的。该《项目管理学》课程在省市和学校多次精品课程评估中获得专家和师生的一致好评,并成为国家精品课程和教育部的双语教学示范课程。


  谈及项目管理学科的建设, 戚教授指出,中国目前项目管理的师资队伍学术研究经验丰富,但实战经验缺乏,因而在日常教学中更倾向于知识的灌输,缺乏知识向技能转换的过程。只靠书本教育,培养不出真正的项目经理。事件是突发的,千奇百变的,然而管理总是有规律可循的。区别于职能管理结构化、程序化的特点,项目没有一定之规,所以无论是高校教学还是培训或讲座,不形成知识、技能、观念的循环,就无法落到实处。


  戚教授重点强调说,项目管理的学习过程必须是一个学和习相结合的过程,二者缺一不可。


追根溯源中国智慧 深耕细作有所突破


  尽管在全球范围内西方的项目管理学术研究和教学都走在前面,但是在戚教授眼中,中国人几千年的智慧同样是寻找中国式项目管理方法不可缺少的一环。无论是PMP,还是IPMP,在中国文化背景下都无法完全直接应用。中国项目管理的出路在于弄明白传统文化中所蕴含的项目管理思想,并在该思想的指导下去做中国的事,管中国的人。


  2009年戚教授及其团队之所以能够获得国际项目管理协会颁发的研究大奖(IPMA Research Award Winner 2009),是因为他们能够融会贯通中西方项目管理知识。他们用中国人的东方智慧解决了美国项目管理知识体系里面没有的集成管理的技术和方法。他们活用了中国典经子集的知识,一是源自《易经》,对于变化和风险的管理;二是道家和儒家强调的“天下大同”,以及中国古典哲学思想集大成的著作《道德经》中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思想。其研究做到了从四要素的目标要素的集成,到八要素的集成,即全要素的集成的转变。


  在戚教授眼中,中国的古典文化几乎全部在讲管理,讲帝王将相治国安邦之道,而且仔细研究后他发现讲的大都是项目管理。以儒家和道家为例。这两大学派(道为隐学,而儒为显学)因为都源自《易经》(归藏易和周易),都和项目管理密不可分。


  儒家最伟大的书当属《大学》。《大学》的第一章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即管理之道在于明白客观规律,在于做项目创造新增财富,使老百姓受益,在于一看项目不行就该停下来。


  老子的《道德经》第一章说:“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故恒无欲也以观其妙,恒有欲也以观其徼。两者同出,异名同谓。玄而又玄,众眇之门。”讲得也是项目管理。第一、二句是说的是项目的不断发展变化,第三句“无名,万物之始也” 说的是项目管理有信息缺口。第四句是讲通过项目管理使项目管理信息缺口最终为零,就是“有名万物之母也”,之后就进入项目运营阶段,周而复始。“恒无欲也以观其妙”,也就是去掉自以为是,看项目将来怎么发展,这是高级管理者的关键责任,即高瞻远瞩。站得比别人高,看得比别人远,别人看两步,我则看三步,才能取胜。


  因而,戚教授认为,在中国推广项目管理,首先要做的就是让项目管理符合中国的国情。作为一名天津市政府的管理咨询顾问和中共中央组织部全国干部教育师资,戚教授一直积极地利用已有的项目管理学识为政府出谋划策,如2013年他为天津市政府所做的项目导向型政府的咨询课题就受到了市长和市政府的高度评价,并获得了天津市政府咨询课题优秀成果奖。



  IPMA 2015-2016/2017届各委员会主席


[page]

应对两大趋势 实现民族复兴


  当被问及未来项目管理的发展趋势时,戚教授提到了两个主要发展趋势:一是项目的复杂性越来越高,二是国际项目管理。


  在政府“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倡导下,中国涌现出了许多创新项目,而创新项目和工程项目最大的不同就是以前从来没有做过,特别是原始创新项目。戚教授谈到,邓小平同志提出的改革开放,摸着石头过河是做项目;李克强同志提出的负面清单法,大规模下放审批权限,也是做项目。随着项目的复杂程度越来越高,涉及因素也越来越多,解决项目的复杂性就成为了项目管理未来必须面对的问题。


  随着科技和经济的不断发展,区域联合的影响不断增强,越来越多的项目已经不再局限于一县一市、一国一城。国与国的强强联合,区域与区域之间的联合将无法避免。“一带一路”的倡议、亚投行的设立等,都为项目的国际化趋势提供了良好的发展机遇。


  对于十三五期间我国的项目管理发展趋势,戚教授认为,当今我国开展的经济转型和国际产能合作都需要通过一个一个项目来完成,我国现在大力提倡和开展的创新创业更是原始创新和自主创新类项目。这些项目都具有自己全新的特性,所以需要深入研究这些涉及原始创新和跨国项目的独特管理方法。只有这样,中国才有可能按照全新的发展模式,在较短的时间内快速发展从而超越现有的发达国家,最终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


拥抱新兴技术 迎接机遇挑战


  放眼全球,经济全球化、产业职能化以及互联网的迅猛发展,给项目管理带来了全新的机遇和挑战。根据戚教授的观点,项目的所有风险都是基于信息的缺口。随着云计算、大数据的出现,现代技术可以作为填补信息缺口的手段。然而信息永远有滞后性,项目还没开展之前,一定存在风险。在戚教授看来,大数据和云计算从而把类似历史项目的信息加工处理,用做未来项目的计划、安排、决策,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预知风险和防范风险,这是非常棒的一件事情。


  戚教授解释道, 一般来说, 事件存在三种不同的状态。第一种是概率(P)等于1,事件处于完全确定状态,即百分之百会发生。第二种是P小于1,也就是说这件事有很多种结果,了解每种结果发生的概率,但不知道会产生哪种结果。第三种是P值不可知,即完全不确定性风险。在全新的环境中,项目的复杂性就在于P是未知的或者P是小于1的。


  戚教授认为, 如果未来有一天我们能够计算出哪一种状态更接近于1,那就会产生很大的影响。现在的云计算只能作为减少项目信息缺口的一个手段,而项目管理的过程就是不断填补信息缺口的过程。当然这也只是一种理想状态,因为项目永远是一次性、独特性的,是以前没做过的。


  戚教授最后指出, 现在的信息技术会对项目管理有非常好的促进作用,但绝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参加IPMA和PMI研究合作联席会议


[page]

第二届IPMA研究大会在南开大学召开


参与国际合作 彰显中国实力


  戚教授还以他自己参加竞选和担任国际项目管理协会(IPMA)研究委员会主席的亲身经历,说明我们应该积极参加国际合作和国际组织的工作,才能够更好地利用国际舞台去发展自己。


  2012年,在阿塞拜疆的巴库,戚教授参加竞选并最终高票当选了IPMA的研究委员会主席;2014年,在荷兰的鹿特丹,他再次参选并全票当选连任主席(每届任期2年)。在三年多的国际组织任职中,戚教授充分利用这个有利条件,不但为IPMA做了很多工作,而且为中国项目管理做了很多事情。


  在2013年首次IPMA研究会议上,他很好地诠释了基于《易经》的中国项目风险管理思想。在2014年7月IPMA和PMI研究合作联席会议上,他提出了中国项目管理学派不同于欧洲和美国项目管理学派的观点,随后将他此前在《专案经理》杂志上发表的多篇这方面论文结集出版了《中国项目管理学派》一书(在线)。在2014年12月天津南开大学组织和主持的第二届IPMA研究会议上,他专门组织全球专家讨论了中国项目管理学派的内涵与独特性。


  在刚刚结束的2015(第十三届)中国项目管理大会暨中国特色与跨文化项目管理国际论坛上,中日韩和芬兰、瑞典与俄罗斯等国的专家学者共同研究和探讨了儒家思想对于项目管理学科的影响。根据这些经历和经验,戚教授认为,我国的学者和实践工作者都应该更多地参与国际合作和国际组织,从而发出中国的声音,彰显中国人的自信和实力。


记者后记


  在三个多小时的采访过程中,乐观、开朗的戚教授谈笑风生,从研究到实践,从中国到西方,项目管理之道已经完全自如地融入他的工作和生活中。采访结束时已近午夜,戚教授依然神采奕奕。在工作之余,戚教授经常踢足球、打篮球,精力丝毫不亚于年轻人。或许,正是这种饱满的热情、率真的性情和务实的行动,让戚教授在项目管理专业领域攀上了一座又一座高峰。


  栏目编辑:师冬平



标签: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北京世纪东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管理评论)

电话:010-58383379/3420(市场部)、58383266(编辑部)

邮箱:pmr@pmreview.com.cn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13028000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990号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

dddd
关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