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成就专业——访《政企合作(PPP):王守清核心观点》第一作者王守清

2017年06月13日作者:王兴钊来源:项目管理评论网

A+A-

  2017年5月,《政企合作(PPP):王守清核心观点》(以下简称《核心观点》)一书由中国电力出版社出版。针对该书及相关问题,本刊记者采访了该书第一作者、清华大学建设管理系教授/博导、清华大学PPP研究中心首席专家王守清。




三库专家最全的成果汇总


  记者:祝贺您的最新力作《核心观点》出版,您怎么会想到编写这本书呢?


  王守清:自1996年起,我一直专注于PPP的教研与推广这一件事情。自2014年PPP在国内火爆以来,我过去的教研与推广工作迅速受到关注和欢迎,我和我PPP团队的研究成果也在短短几年内迅速得到传播、应用、验证和修正。2016年10月,《项目管理评论》编辑部又一次找我,再次提起要将我和我团队的PPP知识成果汇编成册出版的想法,我欣然应允。


  在编辑审核本书的过程中,我再次重温有关内容,有一种似曾相识又若如初见的感觉。知识的海洋是浩瀚的,这一次温故知新的经历是难能宝贵的。鲁迅先生说过,写作,是为了忘却的纪念。如今,我对这句话更有切身感受,写作,不仅仅是纪念,不仅仅是传播知识和影响他人,更能感悟、升华和激励自己。


  同时,业界广大读者对PPP知识有着强烈的渴望,这本书可以帮助读者更系统地理解PPP的内涵和精髓,为进一步研究和应用PPP打好基础。当然我也希望通过该书能在读者的心里种下一颗兴趣的种子,让它生根发芽并茁壮成长。


  此外,我国PPP大规模推广应用三年后正进入一个更需要深入研究和完善实践的阶段,学术界的知识成果,特别是PPP这类前沿性、综合性和应用性都非常强,需要既懂技术又懂金融、经济、管理、法律和商务运作等复合性知识的学科,更需要传播到实务界并得到应用,才更能体现其价值,这是一件非常有利于PPP发展的事情。我期望该书能在这方面发挥一点作用。


  记者: 目前关于PPP的书有很多,《核心观点》有何独特之处?


  王守清:2016年下半年以来,市面上出现了一些PPP实务类图书。这些图书有较强的实用性,但对PPP的理论体系可能理解不深,加上我国的PPP相关法律体系还在发展完善中,因此这些图书在对相关政策的解读上可能有两种倾向:要么解读不到位,要么过度解读。


  作为一名学者,我对PPP的推广包括相关政策的解读一直秉持客观中立的原则,力求把政策的内涵包括其后的理论原理原原本本地传达给读者。同时,尽管我是中国“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特许经营法”(征求意见稿)两位领衔专家之一、国家发改委PPP专家暨专家委委员、财政部PPP专家、亚开行PPP专家,但考虑到不同层次读者需求,在传播PPP这一专业性很强的相关知识时,我尽量用读者易于接受的形式做出生动有趣的解读,努力做到既大气又接地气。这些理念在《核心观点》中有较好的体现。


  我自己过去也出版过几本PPP图书,像《特许经营项目融资(BOT、PFI和PPP)》《特许经营项目融资(PPP):风险分担管理》《特许经营项目融资(PPP):资本结构选择》《欧亚基础设施建设(PPP):案例分析》等,这几本书都是偏重于PPP的某个侧面。相比之下,《核心观点》包括精选的微博语录、媒体采访/会议发言、论文集锦、英文论文清单四大部分,既有理论思考,又有实践总结,是对我20多年来研究成果最完整的一次梳理汇总,没有之一。可以说, 《核心观点》与别人的和我自己的PPP 图书都形成了互补。


  记者:《核心观点》得以成书与您坚持更新微博是分不开的,您的坚持精神令人钦佩,请问这份坚持为您带来了哪些收获?


  王守清:成功没有秘诀,贵在坚持不懈。当然,我始终觉得,坚持的前提是喜欢。如果你不喜欢一样东西,别人怎么Push(推)你都没用; 但你如果喜欢它,就会时时刻刻想着它。我的硕导卢谦教授、博导Anson教授、博后导Tiong教授从来都没有Push 我,但因为发自内心的喜欢,我自1996年开始研究PPP以来,对PPP一直保持极大的热情和旺盛的求知欲。现在我无论看到什么文章,都会下意识地与PPP联系起来,并把自己的相关感悟更新到微博中。


  我想,坚持不仅仅是为了一个结果,更重要的是要享受这个过程。借用同样任教于清华大学的王国维先生的话说,从“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到“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再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每一步都需要坚持。


  虽然我一直笃信曾国藩的名言“莫问收获,但问耕耘”,但基于喜欢的坚持,有时还真有运气。我1984 —1996年教研项目管理,20世纪90年代后期至今国内项目管理火爆; 如前所述,PPP对我亦如此。


  记者:您还有什么想对读者说的?


  王守清:我曾在微信朋友圈开了个玩笑,“我负责让书貌美如花,你们负责挣钱买光它”。《核心观点》的另一位作者、我的美女弟子、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两库PPP专家(可能也是全国最年轻的两库PPP专家) 王盈盈曾感慨:“想不到全书有数百万字,令人震撼。我参与编辑这本书的过程,也是学习的过程,收获很大。”在此,我真心希望读者不要把书当作一个摆设,而是要认真阅读, 相信就会“物有所值”。当然,也真诚期待读者指出书中错误,以利于我改正提高。




合规是关键


  记者:2016年12月,PPP项目资产证券化的大门正式开启,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王守清:我对PPP项目资产证券化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从中长期而言,PPP项目资产证券化对多元化PPP 融资渠道、发展二级金融市场有好处,对优质PPP项目进行二次融资、降低融资成本也可能有益。但从短期而言,不要过高期望,因为PPP项目资产证券化对项目有前提要求,比如PPP项目运营2年以上且有稳定收入,不符合条件特别是过去不规范的PPP项目很难应用。


  为做好PPP项目资产证券化,政府应尽快完善相关法规政策,特别是加大监管与惩罚无良业者、完善流程、加强信息公开等,以避免一些“聪明”的无良业者利用制度不完善和信息不对称等,对不够“聪明”的人玩击鼓传花游戏,把风险转移给散户投资者,并造成提供公共产品/服务的PPP项目出问题。


  记者:2017年2月,在武汉市轨道交通8号线一期PPP项目中,金融机构做了社会资本,引起巨大争议。您认为金融机构是否可以做PPP的社会资本?


  王守清:金融机构可以做PPP的社会资本,不必讨论,但能否主导?国际上现在能,我国只要合规特别是符合国家发改委、财政部政策(特别是不能直接或间接增加政府负债), 也可以,但要考虑项目类型特征(固定资产、核心设备/技术、综合运营) 及阶段特征(建设期VS运营期),考察金融机构是否具有全过程集成管控能力,以保证项目成功。


  另外,我国商业银行法不允许直接股权投资(投贷联动的例外),金融机构如何绕过这一条及是否合规应特别关注。同时还要看到,我国金融机构目前缺少建运维管控能力(以后会有),因此目前主导PPP对各方可能都有风险,除非事先已有较好合同安排与风险公平分担等。


  记者:2017年4月,雄安新区设立,您认为PPP可以起到什么作用?


  王守清:按顶层设计,雄安新区有七大任务,涵盖绿色智慧新城建设、打造优美生态环境、提供优质公共服务、构建快捷高效交通网等,基础设施投资规模巨大。不过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雄安新区建设如果完全靠政府财政大投入、大项目拉动,可能力不从心,同时因为政府不那么专业,对市场了解不深,可能不一定满足市场需求,效率也可能不够高。因此,PPP无疑是雄安新区比较可行的主要路径之一,一方面可以解决资金不足问题,更重要的是,可以充分发挥社会资本的能动性和创造性,集成优化资源,提高效率,当然前提是PPP要做得规范。


  我们有理由相信,在近几年PPP 项目大量经验积淀的基础上,随着PPP 相关政策的完善,雄安新区采用PPP的优势和成果都将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记者:本期《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的主题为“PPP 在新形势下的破与立”,可否谈谈您的看法?


  王守清:首先,PPP不是万能钥匙,不是所有的项目都可以用PPP。全世界PPP做得较好的国家,其公共项目采用PPP的也不过10%~30%。这是因为,提供公共产品的终极责任还是政府的,不能完全推向市场,而且有些项目的特征如边界和产出要求等不明确,很难应用PPP。按照发达国家的实践经验总结,PPP的效率也并没有政策或理论上所说的那么高。考虑到中国的特殊国情,公共项目采用PPP的可以多一点,但不宜超过50%。


  其次, 公共项目不一定要用PPP。在常见的投融资模式中,既有传统的政府投资模式,也有PPP等, 有关决策方需要对各种模式进行比较,哪种模式效率高,就用哪种。不考虑项目所在环境和项目特点,不追求效率的提高等,一刀切采用PPP是不合适的。


  再次,既然决定要用PPP,那就一定要做得规范。规范的PPP有如下三个层面的涵义。


  (1)符合四个相互关联的核心原则。这四个原则是:①真正的风险分担。政府和企业之间真正的动态风险分担,由对某风险最有管控能力和最低管控成本的那方承担相应风险, 以实现物有所值。②明确的产出要求。合同必须明确政府对设施/服务的详细产出要求/指标。③全寿命期集成优化。合同一般要求企业(特别是承包商做主办人)负责设施的长期绩效,并承担相应风险和责任。④回报与绩效关联。企业的回报必须与按合同规定的特定和定量准则(产出要求/ 指标)所进行的绩效评估结果关联。


  (2)遵守国家政策。过去三年来,PPP制度建设初步形成体系,已搭建出法律、政策和标准三个层面的体系框架,出台了不少政策、工作指引和操作指南,社会资本对此要自觉遵照执行。


  (3)要有情怀。社会资本不要利用政府与社会资本之间的信息、能力不对称,钻政策空子,也要有“诗和远方”,在保证自身盈利的同时兼顾公众利益,与其他利益相关方真正做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行稳致远, 保证PPP的可持续发展。


PPP快意人生


  记者:您对项目管理和PPP都有长期涉及,它们对您的人生有什么影响吗?


  王守清:根据我的学习与工作经历,项目管理和PPP是最有意思的两个学科领域(当然PPP更有意思些),掌握了这两个领域的知识,再加上某一行业领域的知识,几乎可以把所有工作和人生都悟透。云南大学汪小金教授曾说过:“项目管理是把战略落地的学问,是把事情办成的学问,是使成功可以复制的学问。”我的同事强茂山教授也说过:“项目管理是通过有效集成资源而高效实现(个人/组织/国家)目标的理念和方法,所以,有梦想就要学项目管理。”对此我非常认同,而且PPP项目恐怕是涉及面最广、最复杂的项目,迫切需要项目管理、PPP和行业知识,只有这样,才容易做好,如果做好了,是非常有成就感的。


  在我看来,家庭也是类PPP的。丈夫(政府)负责挣钱,老婆(社会资本)负责持家,子女(百姓)能按兴趣选择专业/职业快乐成长。因此,婚姻可以说简单也不简单,找彼此喜欢、信得过的对方,共同培育子女, 三方共赢就能可持续发展。各方不能仅从自己的角度去看问题,要有智商也要有情商,要学会沟通与妥协,家庭就能和睦相处。


  因此,我曾经在微博上说过, PPP从业者的婚姻生活似乎都比较美满,也许是因为很了解婚姻关系最类似于政企之间的长期Partnership(伙伴关系)。在此,我给未婚年轻人提个醒:找对象结婚之前最好先学PPP,也可优先选择PPP从业者,哈哈。

  

采访后记


  成功人士所具有的优秀品格往往是相通的。中国历史上罕见的全能大儒王守仁一生只做了两件事,即灭山中贼、灭心中贼。巧合的是,王守清与王守仁的名字很相似(其实王守清的亲大哥也叫王守仁),但比后者更加专注,20多年来只做了PPP这一件事。专注成就专业,王守清被誉为“中国PPP第一人/ 教父”可谓是实至名归。我们期待并相信教父为中国PPP的规范发展不断添砖加瓦。


  (《项目管理评论》记者马莹对本文亦有贡献)


  王兴钊,《项目管理评论》记者。



《政企合作(PPP):王守清核心观点》封面



扫一扫,购买新书

标签: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北京世纪东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管理评论)

电话:010-58383379/3420(市场部)、58383266(编辑部)

邮箱:pmr@pmreview.com.cn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13028000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990号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

dddd
关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