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全过程工程咨询的五大关键

2020年08月11日作者:丁荣贵来源:项目管理评论网

A+A-

  主持人: 丁荣贵, 山东大学项目管理研究所所长,《项目管理评论》主编、首席管理专家,Project Leadership & Society (《项目领导力和社会》)副主编,国际项目管理协会(IPMA)全球研究协调人。


  访谈嘉宾:鲁静,中国工程咨询协会常务理事、工程管理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基本建设优化研究会常务理事、建设项目咨询委员会主任,中咨工程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


QQ截图20200811172222.jpg


  全过程工程咨询是为了满足国家发展新阶段的需要


  丁荣贵:很高兴就全过程工程咨询这个话题和您交流。您在这方面有非常丰富的企业经验和行业经验,也有很多思考,这些经验和思考一定能够给读者带来很有价值的启发。我的疑问是,工程咨询行业已存在好多年了,国家为什么近几年才提出全过程工程咨询?其中的考量是什么?


  鲁静:2017年2月,《关于促进建筑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国办发〔2017〕19号)正式提出“培育全过程工程咨询”的理念。为什么以前没提出,而现在提出?我认为这与国家所处的发展阶段有关。


  改革开放40余年来,我国创造了世界经济发展史上的很多奇迹,其中基础设施建设更是奇迹中的奇迹,它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现在我国经济已经进入新阶段,要从过去的高速增长调整为中高速发展,从过去的速度型发展转向质量型发展。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全过程工程咨询应运而生。相应地,工程咨询行业也必须进行理念、模式和方法创新。


  丁荣贵:也就是说,全过程工程咨询是随着国家经济形势的发展,或者说在国家主要矛盾变化的基础上产生的。之前,工程行业有施工企业、建筑设计院等条条块块的企业,现在这些企业越来越融合了,所以产生了EPC模式,打通了设计、采购、施工环节,但是工程咨询单位在这方面似乎还没有跟上。


  推进全过程工程咨询需要树立四种思维


  鲁静:要有效推进全过程工程咨询,工程咨询单位的思维模式首先要进行转变。过去,工程咨询单位提供的工程咨询服务往往是碎片化的,各个环节都是断裂的。在工程咨询服务中,工程咨询单位的工作主要由业主指挥,处于一种被动执行的状态。转向全过程工程咨询以后,工程咨询单位要从被动思维转变为主动思维,主动思考如何实现工程价值的最大化。


  此外,工程咨询单位还要树立系统思维,站在全生命周期的视野审视整个项目,从全局考虑如何才能使项目的效益最大、质量最好、效率最高,而不仅仅站在决策阶段、设计阶段、招标采购阶段、施工阶段等各个阶段,以局部思维片面式为项目提供咨询服务。


  丁荣贵:一提到全过程工程咨询,我们自然会想到系统思维,但是您提了一个让我更受触动的概念,即主动思维。原来我们都认为工程咨询行业是服务业,也就是您刚才说的,业主交代了,工程咨询单位去做,满足业主的需求就够了。


  但在变化的社会中,客户也在探索,我们仅仅被动地满足客户需求是很难做到可持续发展的,项目的本质越来越体现为我们和客户共同创造价值。正因为业主并非在所有方面都专业和擅长,才需要找工程咨询单位和施工企业。工程咨询单位要发挥知识优势,施工企业要发挥技术优势,大家需要一起往未来的价值去想,往未来的共同方向去做。可以说,没有主动思维,其实也就没有系统思维。


  鲁静:是这样的。工程咨询单位要跳出业主交代什么、自己就干什么的工作模式。工程咨询单位是专业的咨询机构,而不是服务员。业主能想到的,工程咨询单位要能先想到;业主想不到的,工程咨询单位也要能想到,并且能做到。业主聘请工程咨询单位,就像请大夫做保健咨询一样。工程咨询单位要主动发现问题,有针对性地提出让业主“身体机能”更健康的建议。


  举个例子,业主希望投入一定资金盖一座大楼,将设计任务委托给工程咨询单位。工程咨询单位如果仍固守被动思维,仅就实现建筑功能和工程投资需求完成了设计任务,这就不能称作真正的全过程工程咨询。


  实际上,在全过程工程咨询服务中,工程咨询单位需要了解业主的建设目的、建设背景;需要站在业主的角度甚至高于业主的角度考虑投资价值、潜在风险;需要站在项目全生命周期成本效益最大化的角度编制设计方案;需要系统考虑新工艺、新技术、新材料的采用,以保证投资更少、质量更好;需要系统考虑项目实施阶段如何更加高效组织,如何更加便捷沟通;甚至还要考虑项目对生态环境的影响,这样才能让业主体会到全过程工程咨询带来的更优质、更超值的服务。


  因此,全过程工程咨询最有生命力的地方,就是这种主动谋划、主动思考、主动工作,要求工程咨询单位真正走在业主的前面。


  丁荣贵:其实您刚才把主动思维又做了进一步的丰富,就是工程咨询单位在角色定位上要主动,不能只是被动服务性的。另外,咨询要走在问题的前面,这也可以称为超前思维或预防思维。现在很多行业有一个说法叫“问题导向”,咨询行业不能采取问题导向,不能等出了问题以后再提出解决方案,那就不叫咨询了。


  鲁静:工程咨询单位既不是救火队员,哪儿着火了去灭火,也不是急救的大夫,为垂危的病人动手术。如果那样,工程咨询服务就失败了。


  丁荣贵:还有一个您刚才谈的观点我也特别赞成,即增值思维,咨询就是要用工程咨询单位的专业力量来增加业主投资的价值。这个价值的回报也可以由工程咨询单位来分享。


  概括起来,您实际上已经讲了四种思维,即主动思维、系统思维、超前思维、增值思维。这四种思维涵盖了工程咨询单位的角色定位、思考方式、工作态度、价值把握等多个方面。可以说,这些思维应该是做好全过程工程咨询的基础。


  推进全过程工程咨询需要抓好总控的主线


  鲁静:全过程工程咨询第二个关键点是要有一个统领的主线,即1+N模式。全过程工程咨询是集成式、相互渗透、互为融合的协同模式,不是全过程大包大揽,由一家工程咨询单位自己来,吃不了也得吃,吃到最后就会消化不良。如果那样,工程咨询单位为客户提供的价值及刚才说的四个思维一个也落实不了。


  全过程工程咨询就像一场多兵种的战役,有陆地的机械化坦克部队、海中的潜艇和战舰、空中的战斗机和侦察机,还有情报部队,这种多兵种的集团作战需要一个总指挥部,即1+N中的“1”。它把各方的力量、各专业的力量,甚至跨行业的力量系统集成在一起,发挥所有咨询方和参建方的优势,以实现工程价值的最大化。


  丁荣贵:全过程工程咨询的1+N中的“1”是一个组织协调的总控。它不仅是一个管理核心问题,更是一个治理机制问题。治理机制就是各个相关方之间的游戏规则,也就是组织机制、协同机制、监管机制和激励机制,这个“1”可以叫项目治理,它实际上是为各个“N”的管理实施提供规则和条件的。在治理的环境下,大家就可以去干各自的工作。


  治理机制就像一个国家的宪法,它是根本大法,其他法律,如《婚姻法》《民法》《刑法》等需要限定在宪法的框架内。项目的各个专业领域不一样,管得太多了不行,但没有统一平台和统一号令也不行。项目需要抓住总指挥部,实际上抓的就是项目治理机制。


  推进全过程工程咨询需要高素质人才队伍


  鲁静:非常好,您将我的想法上升到了理论高度。全过程工程咨询的第三个关键点是人才队伍建设。即使前述思维有了,总指挥部也设立了,但如果司令员和战斗队伍的能力不行,这个仗还是打不赢的。缺乏可以胜任的人才队伍,好的思路就无法落地,全过程工程咨询同样面临这个困境。推进全过程工程咨询也就是最近几年的事儿,所以当前最迫切的任务就是人才队伍建设,特别是1+N中“1”的领头人,这个领头人可以叫总咨询师。


  丁荣贵:作为我国非常成功的重大项目,“两弹一星”的组织机制是总指挥和总工程师。我很赞成您的观点,在全过程工程咨询中,要设立总咨询师,这样才能够体现出刚才说的四种思维和治理机制。


  鲁静: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工程咨询涉及各个环节、各个专业的人员,他们都要进行思维模式的转变和相应的能力建设。应该说,目前整个行业的人才队伍建设与业主希望的全过程工程咨询服务不匹配的矛盾还是比较明显的。全过程工程咨询的总咨询师需要具备强大和熟练的多阶段、跨专业的技术统筹能力和项目整合管理能力,而不仅仅是将各类资源简单叠加在一起。没有优秀的咨询人才队伍和协作治理机制去支撑,1+1的效果弄不好会小于2。


  丁荣贵:既然专业分工的条条块块被打破了,人才的培养机制和使用机制也需要跟进。


  鲁静:总咨询师需要融合多方面的技术能力和管理能力,为业主提供优质、高效的工程咨询服务。如果业主觉得全过程工程咨询还不如他们自己管省事和有效,那这样的服务就会阻碍行业的发展,甚至会断送行业的未来。要做好全过程工程咨询,人才队伍建设的要求非常高,这直接决定了全过程工程咨询事业的发展前景。当然,人才培养不是光靠一个企业就能做到的。


  丁荣贵:其实仅靠大学也不可能,目前大学的专业设置也大多带有条条块块的特征,不能满足全过程工程咨询人才的需要,还是要产学研结合,发挥协会对人才培养的作用。


  协会是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大家可以分享大量鲜活的案例,得到直接的借鉴;协会也是一个纽带,能够将高校的理论和企业的实践打通,有利于培养人才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协会还是一个智库和数字中心,能够汇集和分享各种信息以帮助企业和人才看清当前的形势和未来的趋势。未来,协会可以在案例研究、人才培养和智库建设方面加大力量,以满足全过程工程咨询的需要。


  推进全过程工程咨询需要良好的政策环境


  鲁静:我赞成您的观点,要通过协会的平台建设让业界人士充分交流和学习。推进全过程工程咨询的第四个关键点是,政府要为全过程工程咨询创造良好的政策环境。目前,影响全过程工程咨询发展和落地的一大原因是政府部门多头管理,政策法规也条块分割。为此,从政府层面打通政策法规的一些隔挡很有必要。


  丁荣贵:这应该属于一个社会治理的问题了。政府部门主要是针对平稳社会期间设立的,各部门职能划分比较明确。但是工程项目恰恰又不一样,工程项目各种业务彼此交错,甚至边界模糊,这就和政府部门设置的本意有冲突。


  我国军队已经进行了改革。军队原来也是按政府的条条块块模式运作,后来发现政府的模式不能适应未来战争的需要,就改成战区和兵种,战区管作战,兵种管建设,实际上就是项目管理中的矩阵结构。工程项目也像一场战役,需要各个部门的密切配合。


  现在政府也在改革,各个地方都在搞集中办公。集中办公就是把部门之间的空间距离缩短了,不让老百姓跑很多地方,但条条框框并没有改变。项目需要按照流程来管理,而不是按照职能来管理。要解决这个问题不太容易,但可以从三方面着手:一是抓典型案例,为政府提供可行的参考;二是开展理论研究,探索社会治理机制改革的路径;三是在政府相关部门中开展项目管理培训。我们要形成一些建议给政府,不能够光要求政府,因为这种变革不是一个部门能够做起来的。


  全过程工程咨询需要重视和解决好这些政府部门与部门之间、政府部门与企业之间、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矛盾。这些矛盾的解决方案需要在探索过程中提炼出来和推广出去。当然这不是哪一家工程咨询单位能做到的,还是要发挥协会的力量来整合各方面的智力资源,这个关键点可能是一个最困难的点。


  推进全过程工程咨询需要塑造行业品牌


  鲁静:第五个关键点在于整个工程咨询行业本身的治理问题。通过几十年发展,工程咨询行业为国家工程建设做出了很大贡献,但其自身还存在不少受社会诟病的问题。


  例如,一些工程咨询单位规模小,进入门槛低,提供服务的质量不高,导致有的业主觉得请工程咨询单位不值,因此不重视工程咨询服务。这种状况容易形成恶性循环:社会和业主越不认可工程咨询单位,就越不愿意购买咨询服务;而业主越不愿意购买咨询服务、咨询门槛越低,工程咨询单位也就越难给业主提供高附加价值和高质量的服务。同时,优质服务因为价格导向失去市场,优秀的人才出现流失。这种恶性循环给工程咨询行业带来的不良影响十分严峻。


  相比而言,国际上一些业主是舍得花钱的。为什么舍得花钱?因为他们看到咨询成果是有价值的。尽管咨询费较高,但花小钱挣了大钱,或者花小钱省了大钱,这就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


  即使我们解决了刚才说的第四个关键点,即工程咨询单位获得了良好的政策环境,但如果不被市场认可,还是没用。就像一辆货车,政府允许其上路,但没有需要运输的货物,上路干什么?所以,工程咨询行业本身要营造一个有利的发展环境。


  丁荣贵:我觉得您又谈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这应该是形成咨询文化和咨询品牌的挑战。


  鲁静:作为汽车生产大国,日本提出了丰田模式,该模式成为享誉世界的生产管理方法。我国拥有世界上体量最庞大的基础设施建设市场,应该提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工程咨询理论、准则、工具和方法,形成我国独特的知识产权,这样才能完成从基建大国到基建强国的转型。


  在咨询文化和咨询品牌建设方面,我们可以从以下方面发力。


  第一,开发一套评价体系,适当提高准入门槛,逐步建立行业信誉体系,把最佳工程咨询实践推广开来。


  第二,开发、拥有和保护工程咨询知识产权。这些知识产权不仅在国内市场要用,在国际市场,特别是在“一带一路”项目建设中更要用好。“一带一路”项目很多是由我国企业投资的,咨询和管理标准却采用英美等西方发达国家的,这种失衡的局面需要解决。


  第三,培养发起人意识,不能被动等待市场的认可。我们可以从一些经典案例入手,与若干国家联合提出我们的国际化咨询标准,从“一带一路”项目、国内的一些重点工程开始推进。这不仅是我们应该掌握的话语权,也是我们应该做出的贡献。


  丁荣贵:一个大卡车最开始启动需要的力量是巨大的,但走起来就快了。从恶性循环到良性循环的转变环节很难,但一旦转开了,改变就快了。这里面确实有很多文章要做。就像改革开放初期的鲁布革水电站建设项目,引入了世界银行的管理方法,这才将我国的工程项目管理水平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所以,我们要以一些典型企业和项目作为切入点,循序渐进地开展各项工作。


  鲁静:全过程工程咨询需要树立像鲁布革水电站建设项目这样的一些标杆,播下发展的种子。种子越多,越能形成燎原之势,这样整个行业的发展就有了生机和活力。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着力打造一批全过程工程咨询龙头企业和典型项目,通过工程实践和理论提升,提高行业的品牌价值,促进整个行业得到社会各界的认可,真正实现良性发展。


  丁荣贵:也就是要树立品牌企业、品牌项目和品牌人物。


  鲁静:没有品牌企业、品牌项目和品牌人物,也就没有品牌行业。所以,建立全过程工程咨询行业联盟,培养一批品牌企业、品牌项目和品牌人物,打造行业发展的强劲动能,把全过程工程咨询行业做成一个品牌行业、一个方兴未艾的朝阳行业,是我们迫切需要开展的工作。


  后记


  全过程工程咨询从纯管理理论角度看是合理的,但从实践角度来看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鲁静主任的深刻思考与其说给全过程工程咨询行业提供了解决问题的答案,不如说是提供了解决问题的起点和方向。我们期待着全过程工程咨询行业春天的到来,盼望全过程工程咨询行业为国家发展贡献更大的价值,也期待我国全过程工程咨询理论、方法、工具和规范等走向世界。

标签: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北京世纪东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管理评论)

电话:010-58383379/3420(市场部)、58383266(编辑部)

邮箱:pmr@pmreview.com.cn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13028000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990号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

dddd
关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