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COLUMNIST

王守清的专栏

王守清博士,清华大学建设管理系教授/博导暨清华大学国际工程项目管理研究院副院长和清华大学恒隆房地产研究中心政企合作(PPP)研究室主任,兼全国项目管理领域工程硕士教育协作组(161所大学)组长、欧亚PPP联络网中方代表、亚开行PPP专家库成员暨亚洲城市发展中心PPP培训导师、中国PPP法起草小组成员、中国财政学会PPP研究专业委员会特聘专家、《InternationalJournal of Project Management》等10多份国内外期刊的编委等,至今共发表300多篇论著。

“迈向高质量PPP学术研究”主题研讨会之王守清总结发言

2020年11月02日

A+A-

  10月25日,由中国高校PPP论坛主办、清华大学PPP研究中心承办的“迈向高质量PPP学术研究”主题研讨会在清华大学成功举行。此次研讨会主要面向中国高校PPP论坛成员,来自PPP学术界、政策界和实践界的30余位国内外专家学者,围绕PPP学术研究、行业发展等问题进行现场主题分享和专题研讨,另有50余位学者通过线上直播参会。清华大学建设管理系教授、清华大学PPP研究中心首席专家、中国高校PPP论坛学术委员会主任王守清在研讨会作总结发言,以下为发言全文。


  这次PPP学术沙龙主题研讨会的召开,要感谢欢明的建议和永恒的支持,还要感谢中国PPP高校论坛的策划和清华PPP研究中心的组织。本次会议的目的,永恒上午提到过,核心是为了解决中国PPP实际问题及战略导向;而且,不能光解决问题,还得从中提炼出一点理论,一些共性的、本质的问题;进而,现在中国的PPP已经到这个时候了,到了能够向国际上讲中国PPP故事的时候。你们年轻人这一代是有实力和能力做这件事情的。


  这次研讨会为什么专门邀请开孟主任发言?他作为实务机构,又曾经是发改委系统的,他根据中国PPP实务提出的十大问题都是我们学术上迫切需要研究的问题。学术界应该领先实务界5-10年,这几年中国实践中出现的PPP问题其实在学术期刊论文里基本都有提及,只是没有很好的向实务界传播和应用。开孟的讲话便是解决论坛的第一个目的,即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大家回头一定要仔细研读他的讲话。我和第二个主题发言嘉宾志荣老师从2007年就认识,他和我在清华的博士大弟子、也是第三个主题发言嘉宾永建老师谈的问题都特别适合在座的副教授以下的年轻学者,因为在学术界生存得首先有成果,包括论文和课题,没有这两个东西的话,谈情怀没有太大的用处。第四个主题发言嘉宾欢明老师则是这次会议发起人之一,他的发言涉及了开孟主任、志荣和永建老师三人的建议还形成互补与综合,都非常好,感谢三位老师。


  我从1996年到现在只专注于也只会做一件事情,就是研究、教学和推广PPP。很多人经常问我,PPP到底属于哪一个学科,我说PPP哪一个学科都不是,但PPP哪一个学科都是。现在,我们需要思考一个问题,有没有可能形成PPP理论体系。过去我给学生讲PPP课的时候说PPP相关的理论,从金融学上说就是项目融资,有限追索项目融资,但不是“为项目去融资”,而是“通过项目去融资”;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实际上就是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弗莱德曼有关“用谁的钱去给谁办事”不同做法效率不同的理论,当然还有公共产品的理论。从工程管理或项目管理看,则是选对项目,全过程集成把项目做好、管理好风险、实现干系人共赢等理念。近年来,则越来越多人是从公共管理看,即公共治理相关理论。


  我和在座的工程管理学者,大多数本科背景都是工程出身,我本科是学建筑结构工程的。我们是从工程的角度,从工程项目管理的角度去研究PPP,研究PPP项目层面的很多细节要点。我本人1996年是从风险管理开始研究PPP的,最后落实到合同条款,从合同又涉及到国家制度和法律法规政策,然后特别是2014年后又涉及到操作流程等。还有,PPP项目涉及很多干系人,这就逐步形成了PPP项目管理的理论和实务体系。而且,PPP特别强调投建营全生命周期集成和各方共赢。因此,有人说PPP真的是所有工程项目里唯一的一种真正能够体现全过程的模式。我国九十年代项目管理火爆起来的时候,大家也都在想,什么是项目管理?后来发现项目管理的前辈,特别是2004年起项目管理领域工程硕士教育开始很火爆时的学者,比较红的人,他的专业要么是工程、要么是系统工程,要么是数学。我的导师、我国工程管理第一代“四大金刚”大咖卢谦先生就是学力学的,力学和数学其实是同一个大学科。


  根据我过去二十多年研究和评审国内外论文的经历,我有一个明显的感觉,过去研究发表写PPP论文的人,背景多是工程出身的,所以他们基本上都是从项目层面研究。但这几年会发现,越来越多的论文都是从公共管理的角度出发,这是国内外PPP研究和论文发表的一个重大变化。换一种说法,过去更多是从项目层面的微观去研究,现在更多的是从国家层面的宏观去研究,中间过渡的就是从行业层面中观去研究,而且PPP研究又涉及到政治学、社会学、行为学等。有了这么多方面的研究,我们可以思考,能不能从里面提出一些共性要素,这就构成本次研讨会的第二个目的:提升一点理论或者创新一点理论。


  因为确实在中国的情境下,过去西方的PPP理论和惯例,在中国可能多有不灵,没有办法解释。当然,如果光为了写文章在国际上发表没有任何的问题,因为我们是用人家的理论。现在到了一个新阶段,能不能从中国的情境里提炼出一点东西,向国际上去讲中国的故事?这就是这次主题研讨会的第三个目的。


  这次疫情,可能不管喜欢不喜欢,西方国家已经意识到了,中国的很多事情是他们没有办法理解的。只有少数的西方学者真正研究中国,他们发现,不同的制度,其实各有优缺点,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中国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我在外面讲课的时候说中国过去几年做的PPP项目,相当于过去几十年全世界做的PPP项目总和,也有很多特点(好坏都有),积累了大量的数据、案例和经验教训,给我们学者带来了很多值得研究的问题和研究的便利。大家应该关注的是从中国的情境里提升PPP甚至建立一些新的理论,例如,中国的情境里的主要特色是什么,我想公公合作是其中一个,这种特点在全世界PPP领域里几乎没有。我个人的观点这几年其实也有一点变化,因为慢慢的接触实务多了以后发现,中国的国营企业,央企和地方国企,骨子里本质上还是公家,跟政府是有密切关系的。地方政府有换届的问题,有代际公平的问题,只考虑上项目,不太会考虑将来的事情。央企和国企也是一样的,因为国资委对它一年一评价,一个任期一考核,不会有太多人特别重视长远的事情。而且,中国毕竟是人情和关系社会。任何事情,只要是需要专家做评估的时候,很难做到客观。当然,西方国家也有这样的问题,但程度相对小一些。我在国外教过七年的书,这点体会很深。西方人一般不认为跟你是朋友就不会批评你,但他们往往更多是对事不对人,这是很重要的区别。当然,国内也有类似的人。还有一个区别,中国是集中决策,西方国家是分散决策,各有优缺点。中国的这一优势在这次疫情中得到了集中体现,结果很好。在中国情境下,PPP的可问责性可能就和西方很不相同。


  PPP是一个交叉学科,我给学生讲课的时候先通过小例子讲PPP的创意,作为铺垫,因为PPP是一种创新模式。然后,我强调最多的是共赢,即做一个项目要让这个项目所有相关的人都满意,交叉学科的好处便是共赢,这正好也跟工程管理最终的目的相关,要考虑整个地球和人类,因为任何工程都会对它造成破坏。从公共管理的角度,政府存在合法性之一就是给老百姓服务,这就是公共价值的内涵。因此,在座的年轻学者能不能从交叉学科中梳理提炼,从而建立一套PPP的理论框架体系或对已有理论提升。比如,以公共价值为核心,先创词让它发展起来,然后慢慢打补丁,慢慢形成基于公共价值的PPP理论框架体系。这个词过去已经有了,但多是用在特殊的如纯公共管理的角度,我们现在是与PPP,与工程、环保、地球、碳排放等都结合起来去丰富和发展公共价值PPP理论框架体系。


  最后,再说几句有关中国高校PPP论坛这个平台。这个论坛是完全民间的,2017年底由我们清华PPP研究中心发起成立,目前已有72家单位会员。现在我国的PPP学者,在论文发表上都还可以,但在媒体、行业、政府等发声不够。作为一个学者不应该都是去唱好调,也不一定非要唱反调,但一定要坚持专业,即使是唱反调,依据也是专业支撑。我从1996年到2014年到全国各地推广PPP模式,特别是央企和高校。熊伟讲了一件事情让我很感动,让我觉得推广很有价值。他说他为什么研究PPP,就是因为我们清华搞了一个夏令营,主要面向国际和港澳台学生,还给国内几个相关名牌学校各两个名额,熊伟作为东南大学的学生来听我用英文PPP讲座,喜欢上PPP,从此走上了PPP学者之路。


  今后,我们高校PPP论坛,学校和学校之间的合作可以很具体,不一定要签合同,但合作要落实,需要两个最基本的东西,一是有人,我的人在你那,你的人在我这,二是必须得有共同的课题,如果没有共同的课题就没有经费支持,这就很难把合作办实。还有一个合作就是产学研政的合作,这种合作最大的好处是,任何学生需要调研和获得数据都不成问题,这非常重要,也对学生毕业找工作有很大帮助,研究结果对企业、行业和政府也有用。


  最后提一下我们论坛可能的几个合作:一是建立PPP案例库的事情,建议副秘书长牵头作出一个案例模板,大家贡献案例;二是,大家合作出版专著;三就是慕课,目前永恒教授牵头的《PPP理论和实践》慕课是全国PPP界唯一的慕课,现在已有接近四万人选课,获好评和奖励,我们现在有这么多PPP学者,如果每个人找自己最擅长的录制45分钟,建成一系列的PPP慕课,放在慕课平台上,对大家的提升、对学生、对行业都是很有帮助的。另外,也可以团结起来张罗一个PPP大课题,如果获得自科或社科基金的资助,合作就更加容易。


  我的发言到这里,啰嗦得超时了,很不好意思,我说的也不一定都对,仅供大家参考。谢谢!

标签: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北京世纪东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管理评论)

电话:010-58383379/3420(市场部)、58383266(编辑部)

邮箱:pmr@pmreview.com.cn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13028000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990号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

dddd
关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