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MAGAZINE

高铁国际合作:风险管理为必修课——以墨西哥高铁投标项目为例

2015年09月02日作者:周国华来源:

A+A-

克雷塔罗市,这座距离墨西哥城220千米的墨西哥第三大城市因为前足球先生罗纳尔迪尼奥而被众多球迷熟知。2014年,这座城市再一次成为全世界的焦点,不过这次不是因为足球,而是高铁。


2014年11月3日,墨西哥通信和交通部宣布中国铁建联合体递交的标书符合墨西哥招标法条例,确定该联合体中标。消息一出,举国欢腾。因为这条高铁不仅仅是整个西半球唯一一条真正意义上的高铁,也是我国高铁建设、装备和标准整体输出的第一单,将是中国高铁真正意义上走出去的里程碑,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正因如此,全国各大媒体、专家、学者对“中国高铁第一单”的解读热情空前高涨。然而,就在人们还沉浸在民族骄傲的热情中时,墨西哥通信和交通部部长热拉尔多·鲁伊兹·埃斯帕扎在Televisa Network上表示,墨西哥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决定撤销墨西哥城至克雷塔罗市的高铁项目招标结果,并择日重新招标。


记得《大话西游》里面紫霞仙子说了这么一句话“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这结局。”此时此刻,没有哪句话能比这句话更能描述中国铁建和墨西哥总统培尼亚的心声了。作为一项民生工程,高铁是培尼亚在竞选总统时给民众的许诺,既然是对民众的许诺,那自然是惠及民生的大好事儿,不论是在野党还是老百姓应该都不会反对。另一方面,作为中国高铁走出去历史性的第一单,墨西哥高铁项目也是中国铁建志在必得的一个海外项目。不论是甲方、乙方还是第三方都举手赞成,可结果是,培尼亚宣布取消中标,中国铁建“异常震惊”。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这么一个各方都赞成的高铁项目说取消就取消了呢?


这还真不是说取消就取消了的。首先看看取消的时间,正值APEC会议召开前夕,要是培尼亚真这么闹着玩,那也许今后也没几个国家会带他玩了。其实,仔细想想这事儿还挺蹊跷的。首先,援用墨西哥通信与交通部部长埃斯帕扎的说法,墨西哥方面取消招标结果的原因是“为了避免出现对投标程序合法性和透明度的质疑”。可是就在4天前的招标结果新闻发布会上,墨西哥方面还强调,项目招标过程完全公开透明,符合法律要求。这不是自相矛盾吗?另外,避免质疑的方法有很多,为什么一定要冒着国家失信的风险来取消订单呢?


跟踪一下2014年11月初墨西哥方面的其他消息可以发现,从2014年9月底开始,培尼亚的日子就不怎么轻松。据《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自从2014年9月底墨西哥43名学生集体失踪案件爆发之后,墨西哥民间普遍认为该案件是当地警方和黑社会勾结所为,事情持续发酵一个多月,执政党仍然没有给公众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2014年10月以来,墨西哥国内多地爆发示威活动,指责政府的消极怠工和不作为,质疑政府的办事能力,培尼亚政府面对空前的执政压力。而就在此时,墨西哥反对党参议员开始质疑政府在投标过程中可能存在腐败,认为参与高铁项目合作竞标的一家墨西哥公司“颇有背景”。面对群众的千夫所指和在野党的紧紧相逼,就算高铁项目投标过程完全公开透明符合法律要求,为求自保,培尼亚政府也只能暂时抛弃对民众的承诺,取消高铁项目的投标结果。


这边还没消停,那边又开始闹腾起来。培尼亚的夫人里维拉曾于2013年5月在其豪宅里接受了西班牙杂志《Hola》的专访,2014年11月11日此事又被墨西哥女记者亚里斯特吉翻出来,导致其1400多平方米、价值700万美元的豪宅意外曝光。而英国《金融时报》在2014年11月10日报道称,该住宅是由一家名为Ingenieria Inmobiliaria del Centro(IIC)的公司所兴建和拥有。该公司属于Grupo Higa,而Grupo Higa的另一家子公司Constructora Teya,正是此次中标联合体的其中一家公司。一下子,美女、豪宅、巨款、富商、超大项目、媒体曝光、反对党质疑,这一系列元素活生生把整个事情渲染成一部反腐纪录片。事已至此,中国铁建也只能叹一句万万没想到——怎么就卷入到墨西哥的政治旋涡里呢?


事实上不论是什么企业,只要参与国际合作项目,都会受到当地政治、社会环境的影响。这种影响有时候是积极的、正面的,但很多时候是消极的、负面的,如何处理可能带来的消极、负面影响,要求企业正确认识、合理处理国际合作项目面临的政治风险和社会风险。


高铁国际合作项目的政治风险和社会风险


高速铁路系统不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非常复杂的系统。从组成结构来看,它包括机务、车务、工务、电务、动车组检修和供电六个子系统;从建设、运营、维护的角度来看,又涉及征地拆迁、人员培训、物资设备供应、品牌维护等数十个方面;从国家宏观调控的角度来看,它又涉及政治稳定、经济繁荣、社会民生等一系列敏感问题;从项目管理的角度来看,它涉及成本控制、质量控制、进度控制等问题。高铁系统的复杂性决定了它总体成本高、前期投资大、项目生命周期长、影响范围广、技术含量高等特点。


正是因为高铁系统所具有的这些特点,才让中国走出去的高铁项目与其他项目相比面临更为巨大的政治风险和社会风险。


(一)政治风险


由于高铁项目前期投资大、总成本高、收益低的特点,世界上几乎没有哪家独立的公司能够独自承担这样的项目。所以当一个国家或地区提出修建高铁的时候往往是政府出面,通过某种行政手段促成这样的项目。政府对市场发挥作用的时候往往会带来腐败现象,而指责对方腐败是党派之争中常用的手段,高铁项目在面对这样的政治环境时,面临着巨大的政治风险。就拿墨西哥高铁来说,革命制度党和国家行动党之间的斗争由来已久。双方都希望通过拆对方的台来使对方显得碌碌无为,从而提高自己在民众心中的形象。高铁项目作为墨西哥总统大选时培尼亚给民众的许诺自然成为众矢之的,而培尼亚为求自保,也只能放弃此次招标结果。


从更为宏观的角度来看,大国之间的博弈也总是让高铁项目难以撇清与政治之间的关系。泛亚铁路作为中国“一带一路”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方面能够打开中国西南地区对外开放的门户,另一方面也能够改善中国与南亚十国的多边关系。要说这张具有多重战略意义的铁路网不会触碰到越南等国的敏感神经是不可能的。而高举“亚太再平衡”战略宣布重返亚洲的美国也不愿意眼睁睁看着中国一家独大。国与国之间的相互博弈和相互制衡大大增加了高铁走出去项目的政治风险。还有一个例子也可以看出大国博弈中的微妙。目前国际上还没有一个普遍公认的高铁标准。因此,中国高铁走出去的核心是中国高铁标准的对外输出,一旦中国标准在国际上普遍使用,那么国际高铁市场就有可能会出现中国高铁一路高歌猛进的局面,其背后是车辆、轨道、电力系统等一系列子系统的大量出口。没有哪个国家看不见其中的奥妙,由此给中国高铁走出去项目带来的国家竞争层面的政治风险是不言而喻的。此次墨西哥高铁是北美地区的第一条高铁,谁能够接下这一单,谁就有机会在北美地区树立一个高铁标杆,战略意义不言而喻。此前,日本三菱、法国阿尔斯通、加拿大庞巴迪以及德国的西门子都因为筹备竞标时间太紧而放弃竞标。当他们眼睁睁看着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被中国企业做到,难道就不会因为眼红而质疑?从更大的国家政治角度来看,一旦中国标准在全球得到公认,与之相关的行业必定势如破竹,打开一个又一个国外市场,有竞争关系的国家还能淡定地看着不闻不问?如此种种,都成为中国高铁企业走出去的政治风险因素。


(二)社会风险


“要致富,先修路”,这样的标语在全国上下屡见不鲜。翻阅城镇发展史就可以看到交通对一个城市繁荣的影响几乎是决定性的。古代的多数城市基本上都紧挨着河流,这是因为水路的便利能够带来更多的物流和人流,从而带动经济,繁荣城镇。中国选择沿海地区作为改革开放的门户,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高铁,作为一种新型的运输工具,在给人们带来高速、安全、便捷的旅途感受的同时,还给货运腾出了大量的运能,可以说带来的社会效益闪耀夺目,无法轻视。的确,高铁带来的社会繁荣似乎毫不费力。然而,“毫不费力源于自身的不断努力”,高铁建设过程中的线路选取、站点设置背后的区域协调、征地拆迁、用工、宗教等问题都面临着巨大的社会风险。而一旦这些问题没处理好,就直接导致当地民众不看好中国高铁企业,使企业面临巨大的社会风险。当墨西哥的高铁项目黄了之后,墨西哥前驻华大使瓜哈尔多在推特上发了一串文字“总统访华前取消中国合同传递出强烈的信号:我们不是向中国求恩惠。”“中国国企习惯于按照他们的意愿在非洲、委内瑞拉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做他们想做的事儿,墨西哥是例外。”“墨西哥有本地工业,进入国际金融市场的便利,自由媒体和不亲华的选民。”“中国公司在墨西哥做生意的最大挑战是要认识到我们不是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甚至巴西。”从这些文字可以看到,至少这位前驻华大使对中国高铁项目是不友好的。事实上,在任何一个国家,社会政治生态都具有多面性,同样是高铁项目,有些人的态度友好,有些人就不友好。这些不友好的个人或群体就成为社会风险因素。


外在的社会风险更难以预测。高铁是一个生命周期很长的项目。几年的建设加上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运营维护需要一个稳定的社会治安环境。然而现实的情况是,很多国家和地区并不具有这样的社会环境,恐怖袭击以及黑社会组织活动往往让高铁项目处在一个很难预测的社会环境里。从国家层面的规划可以看到,欧亚、中亚和泛亚三条铁路经过了很多社会不稳定的发展中国家,比如泰国、缅甸、乌克兰。这次的墨西哥,据《文汇报》的报道,有组织犯罪猖獗和有罪不罚是墨西哥社会的两大顽疾。墨西哥的破案率平均为1%,民众受到了人身财产的伤害后,正义得到伸张的概率非常低。可想而知,这样的社会治安情况下,即使中国高铁项目中标了,接下来的建设、运营、维护环节也面临着非常复杂的社会风险。


高铁项目特性决定了它注定会面临巨大的政治风险和社会风险。在技术方面,中国高铁企业是自信的,然而技术是内生的、中性的,它本身不具有对外协调、对外沟通的能力,而高铁走出去是整个高铁系统的对外输出。如果这个系统与周围的政治、社会环境不能和谐相处,那就算你的技术再一流,也不一定能在国外站稳脚跟。


高铁国际合作项目的风险管理建议


(一)政治风险管理建议


面对中标被取消,中国铁建的反应是“异常震惊”。的确,为了这次中标,中国铁建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然而百密总有一疏,面对半路杀出的反对党,中国铁建也只能后悔当初怎么就没有跟他们搞好关系。或许中国铁建选择与培尼亚关系“过分亲密”的合作公司Constructora Teya本身的目的是想增加中标的胜算,然而正是因为没有重视与反对党之间的关系,当初的潜在优势却成了反对党中伤的小辫子。


政治本身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作为政治活动的副产品,政治风险显得更加变幻莫测。处理好政治风险是国际合作项目管理的必修课,中国高铁企业需要从四个方面防范政治风险。


首先,要了解项目所在国的政治生态环境及其演变进程。摸清该国是一党执政还是多党执政、民众支持率如何、政治状况是否稳定、腐败问题是否严重??一个国家政局在发生变化之前不可能没有半点迹象,参与国际合作项目的中国高铁企业可以通过查看商务部发布的投资环境报告、购买国际咨询服务、积极与当地政府沟通、自行开展情报收集分析工作等来了解和预测项目所在国的政治环境。


其次,与多方政治集团搞好关系,为项目的运行争取稳定的政治环境。在与政治集团互动的过程中,中国高铁企业要想在项目所在国的各个政治团体之间游刃有余、左右逢源,务必应该做到“参与政治而不谈政治”,不参与他们之间的博弈,仅仅与各个政治团体谈商业谈利益才是上上之策。


再次,深入考察合作伙伴。国际项目合作往往会涉及不同的组织机构,拿高铁项目来说,合作伙伴就包括咨询伙伴、设计伙伴、物资供应伙伴、工程合作伙伴、劳务伙伴等。中国高铁企业在与这些合作伙伴确定合作关系之前一定要对他们的背景进行考察,以降低政治风险发生的可能性。


最后,注重保险,转移风险。百密总有一疏,就算做好自己所有该做的工作,对于风险防范而言也并非意味着高枕无忧,因为风险本身就充满了不确定。这时商业保险就可以发挥巨大的价值。为项目购买保险,当项目遭遇到政治风险时,就可以把损失尽可能地降到最低。


(二)社会风险管理建议


得民心者得天下。墨西哥的高铁作为一个惠及民生的项目应该是受到大多数老百姓支持的。然而当其作为政治牺牲品退出墨西哥2014年历史舞台的时候却也显得如此落魄,为什么呢?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中国高铁企业还没有得到当地老百姓的“芳心”。就拿这次墨西哥43名学生失踪的事情来说,如果中国铁建能够在合适的时候用合适的方式组织相应的吊唁活动、募捐活动,或者带上鲜花和水果对遇难者家属予以慰问,那会不会就能够让墨西哥的老百姓觉得中国铁建是一个富有人情味儿的企业呢?而这样的企业所承建的项目会不会是真心为老百姓服务的好项目呢?


墨西哥高铁项目着实给中国高铁企业在社会风险管理方面上了一堂大课。为预防社会风险,中国高铁企业需要做好四个方面的工作。


首先,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中国高铁企业要了解项目所在国的社会治安环境是否良好,有哪些与中国不一样的风俗文化,民众有哪些需求,民众对企业的初期印象如何,当地工作制度是否允许一天24小时三班倒,当地人的办事效率高不高,是否重视承诺,有哪些宗教限制等。如果不了解这些关键的因素,势必会对中国高铁企业造成巨大的损失。事实上,中国高铁行业应该形成行业智库,专门研究不同国家的风俗文化对项目建设的影响。这样不仅可以降低社会风险,还能提高企业在竞争海外项目时的竞争力。


其次,重视形象,承担责任。中国高铁企业应该注重企业形象的培养,积极参与社会公益活动,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很多管理者认为,参与社会公益活动,承担社会责任会增加企业的成本。这其实是对企业软实力管理的一个误解。美国管理学家罗宾斯在他的畅销书《管理学》里明确提到,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企业承担社会责任降低了企业的效益。而对于走出国门的中国高铁企业,如果不主动承担当地社会责任,不能给当地人留下良好的印象,对长期运营维护的高铁系统而言无疑是很大的隐患。

再次,培育文化,一主多元。企业文化是企业软实力的重要方面。很多中国高铁企业都具有自己独特的企业文化。然而,当企业文化与项目所在国的风俗文化有差异的时候该怎么办呢?要真正成为跨国企业,企业员工也需要本地化,因而应当提倡在公司文化的基础上培育一种具有当地风俗文化特点的亚文化。因为对于本地化的企业员工,这种亚文化可以提高他们的工作满意度,从而提高企业在当地的形象。


最后,掌握舆情,因势利导。这要求中国高铁企业做好民众针对项目的信息收集分析工作,充分了解百姓关于高铁项目的诉求,分析出哪些问题是细枝末节,哪些问题亟待解决。这还要求高铁企业与社会媒体进行良好互动,通过大众媒体去改变民众对企业的态度。

结语


过去的已成为历史,但是对历史的反思不能停止,不论是政界、商界还是学界都应该深刻反思,在高铁系统输出的时候,有哪些风险因素没处理好,哪些工作没做到位。所有值得称赞的,中国高铁企业应该发扬光大,而那些做得不到位的,也应该在后续的工作中进行持续改进。


根据新华网的报道,2015年1月30日墨西哥财政和公共信贷部宣布无限期搁置墨西哥城至克雷塔罗市的高铁项目。至此,墨西哥高铁在闪电登场之后终究迅速退场。然而打开世界地图我们可以看到,中国高铁企业依然雄赳赳地奔赴世界各大洲。在“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指导下,中国高铁企业走出去的路还很长,高铁企业自身也需要不断成长,一路高速,风险心中藏。

本文来源于项目基金:铁道部科技研究开发计划重点课题(2011G010-D);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资助(268SWJTU15WTD08)、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题项目(SWJTU12ZT12);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13YJA630144)成果。

周国华,西南交通大学中国铁路发展研究院教授,中国高铁国际化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


标签: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 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北京世纪东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管理评论)

电话:010-58353379

邮箱:pmr@pmreview.com.cn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13028000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990号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

dddd
关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