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MAGAZINE

建立VUCA时代的项目理论

2017年12月06日作者:丁荣贵来源:

A+A-

  笛卡尔有一句名言:“我思故我在”, 我们不能简单将其归类为唯心主义,它只是表达了认识论的重要性。世界是客观的,但是,在不同人的心目中存在不一样的世界, 人们因为各自目的或问题会从不同角度、立场去认识世界,也会采取不同的途径和方法去改造世界或改造自己。


  我们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们会随着世界的变化而变化,也会随着我们自身情况的变化而变化。德鲁克在1946 年出版了《公司的概念》,这本书被称为“现代管理学开山之作”,德鲁克也因此被称为“现代管理学之父”和“大师中的大师”。几十年过去了,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科技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公司面临的主要矛盾也发生了重大转移,正如尼采所言的“上帝死了”, 这些经典也需要被重新认识。2014年,谷歌的埃里克·施密特出版了《重新定义公司》; 几乎在同一时期,《重新定义工作》《重新定义团队》《重新定义人才》等一批以“重新定义”为标题的图书陆续出版。


  无论是PMI的《PMBOK?指南》第6版以及其结合了“项目管理专业技能”“领导力”和“战略与商业管理”的人才三角,还是IPMA近期推出的ICB4.0及其修改后的“卓越项目管理奖”的评价标准,都反映了他们对项目以及项目管理在新时代面临的相关问题的新思考。项目最活跃、最密集的地方在中国,从PPP到“一带一路”,从高铁到共享单车,从超级计算机到量子技术,中国的项目实践令世人刮目相看,这些实践已经大大走在了理论的前面。毛泽东在《实践论》中指出:“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种形式,循环往复以至无穷,而实践和认识之每一循环的内容,都比较地进到了高一级的程度。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全部认识论, 这就是辩证唯物论的知行统一观。” 仅从实践中得到的对项目的感性认识是不完整的。如果我们不能及时将中国的项目实践从感性的认识中总结提炼出来,不能形成系统性的理性认识,这些项目实践经验就容易变成认识论中一闪而过的流星,企业乃至国家的可持续性发展也就缺乏体系性保障。


  项目以及项目管理的重要价值被人们所重视是因为“变化”这个关键词,但是,仅用“变化”已不足以表达我们所处的时代特征,由Volatility(易变性),Uncertainty(不确定性),Complexity(复杂性),Ambiguity (模糊性)的缩写而构成VUCA这个源自于军事用语的词汇开始被普遍使用,VUCA已成为项目环境的新常态。如果说我们在相对稳定的时代可以基于以运营为主的认识论来改造世界,那么在VUCA的时代呢?我们是否需要“重新定义项目”“重新定义项目成功”“重新定义项目管理”呢?


  缺乏项目实践为基础的项目理论将是空洞乏力的,而缺乏项目理论指导的项目实践则很容易变成盲目低效的。如果我们不能建立VUCA时代的项目认识论,不能据此去认识项目实践并提炼为相关的新理论体系,“实事求是”就只实现了一半,项目、项目管理等就可能遇到目前管理学面临的困境:在理论上变成经济学、数学或者心理学的“殖民地”,理论和实践将会渐行渐远。


  让项目实践界和项目理论界联合起来!



标签: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 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北京世纪东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管理评论)

电话:010-58353379

邮箱:pmr@pmreview.com.cn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13028000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990号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

dddd
关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