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COLUMNIST

王守清的专栏

王守清博士,清华大学建设管理系教授/博导暨清华大学国际工程项目管理研究院副院长和清华大学恒隆房地产研究中心政企合作(PPP)研究室主任,兼全国项目管理领域工程硕士教育协作组(161所大学)组长、欧亚PPP联络网中方代表、亚开行PPP专家库成员暨亚洲城市发展中心PPP培训导师、中国PPP法起草小组成员、中国财政学会PPP研究专业委员会特聘专家、《InternationalJournal of Project Management》等10多份国内外期刊的编委等,至今共发表300多篇论著。

连载7|我所经历的PPP那些事儿:2009年~,亚洲开发银行和亚洲城市发展中心

2021年11月11日

A+A-

  如连载6所述,我与亚洲开发银行(ADB,简称亚开行)的关系起源于2009年协助世界银行和国家发改委在青岛举办的首期PPP培训班,在这次培训班上,亚开行邀请我作为PPP专家加入了他们的专家库。但我与亚开行(严格说是其下属机构)更实质的合作,是2013年底中央计划开始力推PPP之后。由亚开行和德国国际合作机构(GIZ)合作成立,并得到瑞典、奥地利、瑞士和上海市政府的支持的亚洲城市发展中心(CDIA)中国区域办公室(设在上海)于2013年12月24日邀请我作为专家学员参加他们在中国举办的2.5天首期免费PPP培训班(图7-1)。他们之所以邀请我,我估计除了上述我已入亚开行专家库的原因之外,也有济邦咨询张燎的增信(他后来跟我提及,他跟CDIA说,在中国要培训推广PPP,最合适的合作人选就是王教授)。


  CDIA首期PPP培训班的两位授课老师都是西班牙人,可能大家不知道,在全球PPP市场中,西班牙公司的表现非常出色,尤其是在交通领域,据美国《Public WorkFinancing》统计,从1985年到2014年,西班牙在全球投资的PPP交通项目数列全球第一,累计PPP合同额最高的全球10家公司中,西班牙公司占了5家;后来我与这两位的交流,以及后来邀请在北京理工大学访问、曾参与西班牙PPP立法并有丰富PPP理论与实践经验的马德里理工大学Antonio SÁNCHEZ SOLIÑO教授于2014年5月7日来清华讲座交流时发现,中国与西班牙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有很多类似之处,不知是否因为成吉思汗的原因。这次培训班的主讲文森特(Vicente Alcaraz)也是马德里理工大学的教授(应用经济学),在投资银行和管理咨询方面有丰富工作经历,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曾在拉丁美洲、欧洲、东南亚完成过多个PPP项目,他主要研究政府采购和PPP,也在很多政府部门和私营部门担任顾问,参与项目的交易额超过数百亿欧元;他拥有马德里理工大学公共工程专业硕士和博士学位、巴黎高等商学院商务和经济专业硕士学位、马德里理工大学基础设施、公共服务及设施管理专业硕士学位,是典型的复合型国际化人才。他应该是我所听过PPP讲座或培训课的20多个老外师资中,理论与实务和讲课技巧最好的,没有之一。另一位师资阿道夫(Adolfo Guerrero)则是CDIA核心管理团队中国区域办公室主任,他也是一位资深PPP专家,侧重于PPP项目结构设计和可融资性研究。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7-1:亚洲城市发展中心(CDIA)于2014年2月24-26日在中国举办的首期PPP培训班


  老外的培训班与国内培训班有很大不同,如小班(最多30人,图7-2),有很多互动和分组(5-6人一组)练习,一般是教师讲一个专题,然后是问答和研讨,或者是小组研讨、练习、汇报,全班研讨和教师点评(图7-3),然后再继续下一个专题。这种培训方式对有一定PPP理论和实践的学员是非常好的,但对PPP小白则系统性和逻辑性不够,效率也比较低,如果学员课上不认真听讲与提问、不积极参与研讨和练习、课后又不阅读和反思,收获就不一定大;而且,因为是老外全英文授课,虽然配了同传,但一些PPP专业术语和内涵的翻译不到位,学员特别是PPP小白有时很难完全理解;加上老外不了解中国国情和有关实务,有时也没法完全理解学员的问题,答问的针对性就不够,学员的理解也有偏差。开始第一节我还是老老实实以学员的身份认真听讲和参与研讨,后来看老外和翻译和学员的沟通有问题,实在忍不住就帮忙解释,因此也就获得了老外的关注。最后,我不仅拿到培训证书(图7-4),CDIA在其随后的官方简报中还致谢我(图7-5),更关键的,后来阿道夫就代表CDIA专门邀请我,从2014年5月12-14日在上海举办的第2期培训班开始,为其在中国的后续PPP培训班,与文森特一起授课(图7-6),我的身份就从学员变成了老师。

  

  图7-2:2014年2月CDIA在北京举办的中国首期PPP培训班学员合影(前排左5是文森特、左6是阿道夫,你还认识谁?)

  

图片


  图7-3:2014年2月CDIA在北京举办的中国首期PPP培训班上文森特先生点评小组研讨结果

  

图片


  图7-4:CDIA中国办公室主任阿道夫为我颁发2014年2月24-26日的PPP培训证书

  

图片


  图7-5:CDIA2014年1-3月期有关中国首期PPP培训班官方简报(含致谢我)

  

图片


  图7-5:2014年5月我参与在上海的CDIA中国第2期PPP培训班授课(右1带同传耳机的是文森特)


  CDIA这之后在中国的培训班都是小班,唯一的例外是2014年7月22-24日与财政部干部教育中心和重庆财政局联合举办的第3期培训(连载4有提及课表,图7-6则是CDIA简报),学员100多人,分的小组也多,文森特、阿道夫和我三人照顾不了这么多小组的练习辅导,故应CDIA要求,我推荐了3位英语好的国内PPP大咖(济邦咨询张燎、上海城投王强、北京交大叶苏东)参与小组练习辅导。


  重庆培训班快要结束时,到场的财政部干部教育中心主任找我说,重庆市时任最大领导(你可以查出是谁)想听主任和重庆财政局根据现场反馈推荐一个老师给他单独上PPP小课和研讨,他们商量后决定推荐我,但因为单独上小课的日期不是接着这个培训班,且与我暑假回福建老家省亲的日期完全冲突,故我婉拒并建议了另一个人选(但不知有没有落实)。过了几个月看到这个大领导有关PPP的一个长篇发言,才发现他对PPP的理解非常深刻,在这种级别的官员中绝对是最厉害的(至少从公开讲话材料上看),故有一点遗憾失去了与他深入研讨与交流PPP的难得机会。很多时候都是这样,错过了就不会再有机会了。

  

  图7-6:2014年7月CDIA在重庆举办的中国第3期PPP培训班官方简报(左1为叶苏东)


  基于这几次培训,CDIA发现之前的培训教材没有考虑中国的国情和实务,故于2014年4月16日与我签署了一个智力咨询合同“Developmentand adaptation of a training program and materials of the Basic Course on PPPfor Municipalities: Module II Processes”,要求我为他们的第二阶段(ModuleII)PPP进阶培训教材进行中国本地化改编,分学员和教师不同版本(教师用书含教学指导、研讨与练习的参考要点)的中英文用书和案例资料(含中英文Word和PPT文件,图7-7;因为与CDIA签了保密协议,不能外传,故不要跟我索要,抱歉)。我的改编工作完成后,CDIA从2015年就开始了第二阶段的PPP进阶培训,由文森特和我主讲。这样,从2014年初到2015年底,CDIA共在北京、上海、西安等地办了约10期第一阶段或第二阶段的PPP培训(除了一两期我没空参加,其它都参加了)。因为培训班是完全免费的,故学员多是CDIA根据他们对各地潜在PPP项目情况直接邀请的相关人员(也有财政部和发改委等推荐的个别人),主要是财政部、发改委系统的官员和城投中高管,为中央2014年起力推PPP的初期培养了一些PPP人才,做出一点贡献。

  

图片


  

图片


  图7-7:我对CDIA第二阶段PPP培训资料进行本地化改编的教师和学生用书封面


  提到亚开行,2014年中央力推PPP后,PPP圈的人应该都认识亚开行中国代表处的PPP负责人肖光睿,昵称肖帅。因为那几年PPP热,我们在很多活动中经常见面并保持密切联系,包括在他开设的在PPP圈影响力最大的微信公众号“PPP知乎”(2021年改名为“基建投融圈”)给以支持,美女硕士弟子刘婧湜在读期间还在PPP知乎参与编辑工作(刘毕业后加入了中信证券,参与了我国PPP的第一单ABS,工作满3年后于今年初加入了中金公司)。我曾说过,那时PPP圈最中立的PPP大咖只有2.5或3个,除了我(为了中立而不做咨询的学者),1个是肖帅(亚开行得在PPP各方之间特别是政府与投资者之间、财政部和发改委之间尽量保持中立)、另外0.5或1个就是E20(最像国外行业协会的中国民间环保协会)的薛涛,昵称薛炮。但2017年夏天肖帅开始创业做了明树数据咨询公司的总经理后,自然也就不那么中立了(得在PPP遇冷时先活下去),而薛涛执行院长则更主要是代表E20会员企业的利益,因此,只剩下1.5个了。


  因为与肖帅的关系及对明树数据在基建投融资和PPP领域新型信息化咨询模式的认同(其他人多认为叫好不叫座,尤其是在PPP遇冷后),故在他们公司成立后还是接受了明树数据专家委员会主任的聘请(图7-8),纯属是在2017年下半年PPP遇冷后抱团取暖友情支持一下。

  

图片


  图7-8:2017年在PPP遇冷时受聘为明树数据专家委员会主任


  至于E20和薛涛,因为以后(可能得退休以后)可能会专门写一节有关我与有关协会的PPP那些事儿,这里就不细说了,只提两件事:1)我的“中国PPP教父”头衔就是薛涛在2014年5月20日(真会挑日子,还有后面的PPP扑克发布日)中国水网就“PPP模式在市政及环境产业应用及发展方向”主题举行的环保产业“铿锵三人行”上首先叫出的,因为这三人(大岳咨询总经理金永祥、薛涛和我)都是我国最早一批也是坚持至今一直从事PPP实务和研究的大咖,在中央力推PPP、热潮刚起时,自然吸引了很多的线上和线下听众,尤其是线下听众主要是媒体记者,故这个头衔也就很快传播开了。后来刘世坚、王少华和薛涛经过密集秘密策划(连我都被屏蔽了,要知道王少华那时是清华PPP研究中心主任助理,我的同事),于2017年2月14日情人节(这个日子好吧)发布了一副PPP扑克牌,挑选了52位PPP专家,每人一张牌,都配上专家的漫画头像和嵌入了专家名字的一行简介(后来听说大猫小猫是留给财政部和发改委主管领导的,但因怕惹事,加上不知道该如何排位,就空白了,哈哈)。我是红桃K,简介是“清介有守、P3教父”(图7-9)。作为工科男,我那时还不知道“清介有守”是什么意思,问过度娘才发现内涵非常好,故非常喜欢,后来在清华设立的奖学金也就叫“清介有守PPP奖学金”(图7-10)。2)2020年底的一次极小范围的PPP四方面代表酒聚,闲聊时薛涛提到他女儿在练书法,我赶紧求几个字,他问写什么,我说就写“清介有守”,字少简单。前天(2021年8月16日)薛涛在国家发改委PPP专家群晒出了他女儿写好的隶书(图7-11),跟我说交差了。我看了,字真的很不错,拟找机会用“清介有守”酱香型酒感谢他。

  

图片


  图7-9:2017年情人节刘世坚、王少华和薛涛推出的PPP扑克牌之红桃K

  

图片


  图7-10:鸣谢“清介有守PPP奖学金”捐赠者(附捐赠方式)

  

图片


  图7-11:薛涛之才女薛子佩的“清介有守”隶书

标签: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北京世纪东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管理评论)

电话:010-58383379/3420(市场部)、58383266(编辑部)

邮箱:pmr@pmreview.com.cn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备13028000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990号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

dddd
关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