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作者COLUMNIST

王守清的专栏

王守清博士,清华大学建设管理系教授/博导暨清华大学国际工程项目管理研究院副院长和清华大学恒隆房地产研究中心政企合作(PPP)研究室主任,兼全国项目管理领域工程硕士教育协作组(161所大学)组长、欧亚PPP联络网中方代表、亚开行PPP专家库成员暨亚洲城市发展中心PPP培训导师、中国PPP法起草小组成员、中国财政学会PPP研究专业委员会特聘专家、《InternationalJournal of Project Management》等10多份国内外期刊的编委等,至今共发表300多篇论著。

连载8|我所经历的PPP那些事儿:2011年~,亚太经合组织(APEC)

2021年11月13日

A+A-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归功于名牌的清华大学(平台的重要性),2011年初,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RMIT)澳大利亚APEC研究中心(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和澳洲政府资助的)联系清华大学建设管理系,说拟邀请和全额资助一名与PPP相关的教师去墨尔本参加5天的PPP培训、3天的PPP项目参观和2天的PPP圆桌论坛,并去澳洲PPP相关政府部门或企业进行5天的实习(我挑选的是在悉尼的政府机构Infrastructure Australia),因为我自1996年起一直专注于PPP的教研与推广,系主任自然首先推荐我,我看3周的内容很好,便答应了,填好有关表格后传去,经对方审查合格,4月1日发来确认信(图8-1)。我据此办好出国相关手续后于2011年7月3日抵达墨尔本,开始了3周轻松愉快的澳洲PPP之旅,虽然之前去过2次悉尼,但这次PPP专业收获巨大,也完成了墨尔本的首次之旅。

  

图片


  图8-1: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澳大利亚APEC研究中心邀请参加2011年7月PPP培训班的确认函


  与2000年在华盛顿参加世界银行的2周PPP培训不同的是,这次在墨尔本的培训班人数更少,而且,除了巴西1位金融学教授和中国的我是学术界的(图8-2),其他清一色的都是政府官员(图8-3)。但比我之前参加过的世界银行(连载6)和亚开行CDIA(连载7)PPP培训班更好的是,不仅这次培训是免学费、管住宿(在墨尔本是高档公寓,在悉尼是五星酒店)、给零花钱(一天100澳元),还管国际机票(世行仅免学费、管住宿,但没有实习、零花钱将将够吃喝、住宿是一般公寓、不管国际机票)。开始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想到中国也是交费多的成员国,而我国参加国际多边机构培训班的人数都很少(如之的华盛顿世行班和这个墨尔本APEC班),也就释然了,就当我为国人找补回一点,否则全让其他国家的学员花了。

  

图片


  图8-2:RMIT澳大利亚APEC研究中心2011年7月PPP培训班学员中的中国与巴西教授

  

图片


  图8-3:RMIT澳大利亚APEC研究中心2011年7月PPP培训班学员名单,绝大多数是官员


  墨尔本的PPP培训班还是西方人的培训方式,小班(学员总共才13人,图8-3),师资有学者但更多是业界PPP专家(有些单元甚至是几个专家同时讲课和点评,图8-4上图是2个、下图是4个),有很多互动、小组作业和汇报研讨(全班分3组,因很多学员是PPP小白,巴西教授和我就自然成了各自小组的主力,图8-5上图的我和我后面在比划说话的那个,中图是2-4个点评专家)。


  培训班上有一个很重要的角色,英文叫Facilitator,但翻译成主持人或培训导师或辅导老师或教练都不够准确,因为TA是一个多面手,不仅参与培训班的内容策划、讲课,还邀请、主持和点评专家的讲课并参与回答问题、主持和点评学生的小组作业汇报,联系、陪同和指导参观,几乎无所不能(PPP本来就是多学科、理论与实务俱新、涉及面极广的复杂模式);除了因为实习是学员分到墨尔本和悉尼的几个PPP相关政府部门或投资公司或咨询机构(一个单位1-2个学员,我选择的是政府部门Infrastructure Australia),所有活动他都全程参加,负责3周的全部培训过程(图8-4下图和图8-5中图的那个富态者);更让我吃惊的是,后来的闲聊沟通中才知道,他并不是RMIT澳大利亚APEC研究中心的正式员工,而仅仅是这个培训班的职业兼职(类似于施工项目的职业项目经理),他还有自己的公司,按他自己说的,是一个Freelance(自由职业者),主要承办也主讲有关投融资的培训、兼职做有关机构的Facilitator,偶尔也做一点项目策划咨询与项目管理甚至贸易。

  

图片


  

图片


  图8-4:有些主题是几个专家同时上场讲课/答问/点评(下图右2是Facilitator)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8-5:每个小组研讨后上台汇报、答问和研讨(上图我和巴西教授成了小组主力,次图正中是点评专家2-4人,三图右4是Facilitator,下图的屏幕有亮点)


  2017年7月21日“清华SCE高等教育”对我的专访“教父,非虚度”中我曾提到,我国的高端培训可能就缺这么一种各方面能力都很强的复合型人才Facilitator。当时我还提到我的清华本硕同学、东京大学博士周远强那时刚开始在清华继教学院策划和实施一种类似的新型培训模式-决策者创造力实训班,每班仅招9人,他兼任教练,故他现在也成为这么一种人才了。周博士还协助我指导了2007级硕士弟子赵新博,后者是天津大学5年制本科工程管理和专业英语双学位,清华大学硕士研究PPP绩效管理获校优秀学位论文(选题够新吧),毕业后一直在银行工作(几乎所有对公业务部门都工作过,近年从银行角度发表了不少PPP投融资的文章),业余还是游记写手,走过了很多我都没去过的国家(如乌克兰,100张照片和插肩而过的瞬间),也是一个复合型人才。


  墨尔本的3周PPP培训内容非常丰富和专业,除了课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参观的在墨尔本的几个PPP项目包括已投入使用的火车站(图8-6),妇女医院(图8-7)、儿童医院(图8-8)、会展中心(图8-9)、公交枢纽站(图8-10)和轻轨项目。


  参观火车站PPP项目时,有学员问火车站这种产出要求(Output Specifications)很难明确的PPP项目的绩效考核是怎么做的?接待我们参观的项目公司主管就举了一个卫生绩效指标的设立和政府监管的例子,包括有关火车站清洁的定量绩效指标,项目公司利用视频监控(图8-6下图)及时指示清洁工人清扫,政府卫生局官员随机抽查、合格支付、不合规整改(有容错机制和递进惩罚机制)等,大家非常受启发,我回国后在讲PPP绩效监管时经常举这个例子。

  

图片


  


  


  图8-6:参观澳洲墨尔本火车站PPP项目(上/中图为出入口,下图为监控室)


  参观墨尔本的妇女医院PPP项目,颠覆了我们在国内得到的对医院的印象。墨尔本这个妇女医院,进去后根本不会觉得是一个医院,而更像是一个带有医院的妇女特色综合商城(特别是底层),与妇女或病人相关的所有东西应有尽有,如鲜花店、咖啡店、餐馆、美容店等(图8-7中/下图,既给病人,也给探病者极大的便利),进去后其实看不到几个病人,因为澳洲人口少,加上西方人重隐私,看病多是预约,病人到了预约时间就直接进了楼上一间间的诊室或病房(如果需要住院)。这种医院的策划与设计,就是PPP医院的创新,对投资者的要求非常高(除了要懂医院运作,还得懂商业地产,绝非国内工程公司投资者能干的),当然,也需要政府的支持(如土地政策),否则就只能以药养医或政府补贴了(我国公立医院的主流做法,不管是否PPP)。为了给大家更多感觉,就多放了几张照片,供体会一下。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8-7:参澳洲墨尔本妇女医院PPP项目(上/中图为出入口,下图为监控室)


  所参观的墨尔本即将完工但尚未投入运营的PPP儿童医院,基本上也是类似的思路,但改为以儿童为主题了,病童进了医院像进了儿童游乐园一样,也考虑了病童的父母、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等的需求。细节就不再赘述了,因为也不是几句话能够说清楚的,我想说的核心观点是,做PPP项目要创新,特别是在我国,要真正考虑干系人特别是用户的需求,创造项目现金流,才可能实现“共赢”和可持续,而不是仅仅盯着政府本来就快瘪了的钱袋子。

  


  

图片


  图8-8:参观澳洲墨尔本儿童医院PPP项目


  在墨尔本参观的另外3个PPP项目墨尔本会展中心、公交枢纽、轻轨项目倒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值得关注一下的是公交枢纽项目合同结构中的那个“Independent Reviewers”与政府、项目公司和工程师3方之间的关系,其它不再赘言。参观轻轨项目时没有拍照,因为赶上交通高峰期,拍照也就是乘客与车厢,我们也就是在现场听几句简单介绍,再乘车体验一站。

  

图片


  

图片


  图8-9:参观澳洲墨尔本会展中心PPP项目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8-10:参观澳洲墨尔本公交枢纽PPP项目(下图左1是培训班Facilitator,中间是项目公司经理)


  在悉尼Infrastructure Australia的一周实习(图8-11),主要就是了解他们的职能和日常工作,更多是自己阅读澳大利亚有关PPP的政策,不懂就问他们主任和相关员工,赶上他们有会议,也可以旁听。InfrastructureAustralia是澳洲政府的一个法定机构,通过基础设施和交通部长定期向澳洲政府汇报(图8-12),虽然只有12个人,但比我国财政部PPP中心的职能更多、权力更大、专业性更强,除了为政府(这是重点客户)、投资者和设施业主研究澳洲当前和未来的基础设施需求与投融资机制、政策与定价及其对投资、交付与运营效率和全国基础设施网络的影响,甚至还提供项目层面的咨询服务。简而言之,就是与基础设施投融资相关的全方位一条龙服务。

  

图片


  图8-11:在悉尼Infrastructure Australia实习一周(右2为其主任)

  

图片


  图8-12:澳洲Infrastructure Australia的职能


  很值得一提的是,在Infrastructure Australia实习期间,意外和惊喜地遇到了昆士兰理工大学(Queensland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QUT)专门研究PPP的学者Adrian J. Bridge副教授。之前我们偶尔有Email沟通,但从未谋面,2009年还合写了一本英文PPP书中有关物有所值(Value for Money, VfM)的一章(图8-13,Robert Tiong是我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博士后导师)。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8-13:与在Infrastructure Australia实习期间偶遇的Adrian合写的PPP书中物有所值一章


  Adrian是专程从昆士兰来悉尼与Infrastructure Australia研讨一个课题,Infrastructure Australia主任邀请我一起参加(图8-14),一看会议座上名牌,我们互相都记得名字,都很兴奋地赶紧握手交谈。主任觉得很奇怪,“你们认识?”,我赶紧解释,我们认识是因为都是研究PPP的,而且还有Adrian所在建筑和建造环境学院的院长、工程管理领域国际著名教授Martin Betts的关系。1997年还在英国University of Salford任教的Martin访问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时(我199607-199806在那做博士后),经我博士后导师Robert教授介绍认识;2001年5月29日-6月1日我去南非参加Martin牵头主办的国际学术会议CIB W78 “IT in Construction”时再次见面还拍照留念;2005年底他随昆士兰大学校长一行访问清华大学时,清华校领导按照来访教授的专业,指定时任建管系常务副系主任的我参加,见面会谈时Martin和我都互相认出了,相聊甚欢,说应该加强联系与合作,不管是官方或个人层面的。他回去QUT后不久就于2006年专门给我发邀请信,聘请我为他们大学的兼职教授并资助我去访问,可惜那时我忙于行政杂事、奋斗学术和挣钱买房,对出国不太感兴趣(因为时间成本太高,而且我刚回国不久,也去过澳大利亚),故一直拖着,最后也没去,但合作还是有的,如前面提到的合作写书,还推荐了建管系学生拿全额奖学金去读研,也接待了他们的老师如Jay Yang教授等来访。可惜那时数码相机和拍照手机刚兴起,多是纸质照片,写此文时在PPP中心,懒得回建管系办公室翻箱倒柜找纸张照片。

  

图片


  图8-14:在Infrastructure Australia实习期间偶遇合写PPP物有所值一章的作者Adrian副教授(左边站立者)


  在墨尔本的最后一个官方活动是2011年7月21-22日参加2天的PPP圆桌论坛,也算是结业活动,每个学员都要结合培训收获和所在国家实际做一个PPP报告,故大家穿得都比较正式(图8-15),我做的是中国与澳洲的PPP惯例与实践比较。听听学员同学讲其国家(APEC成员国)的PPP实践,以及几位邀请专家的报告,对PPP的理解就更系统和全面,当然,也更理解各国发展不一的原因与任重道远,各个国家的学员(多是政府官员)回去后肯定对本国的PPP发展能有所贡献,这也许就是APEC和澳洲政府资助RMIT澳大利亚APEC研究中心举办这个培训班的目的之一吧。论坛最后,主办方给每个学员颁发了结业证书,我也混了一张(图8-16)。至今,我已有了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亚太经合组织三个国际多边机构的PPP培训证书,希望实现了博采众长,兼听则明,形成自己对PPP的更客观认识。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8-15:结业前的2天PPP圆桌论坛与议程(我是第一天做中澳PPP比较报告)

  

图片


  图8-16:领取APEC的PPP培训证书


  我还想提到是,其中一个周末,当时在墨尔本大学任教的PPP大咖陈传还专门接我去他家里聚餐,畅聊PPP与个人职业发展。陈传是清华大学建设管理系的系友学弟,他1999年清华本科毕业去新加坡国立大学土木工程学院读硕时是研究PPP项目的边界管理(选题很新颖),还到我所在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建筑与环境学院办公室见我(他叫做拜见同行校友学长);硕士毕业后去美国读博士,研究跨国工程承包与投融资,但侧重于进入模式(含PPP);2005年博士毕业后加入清华大学建管系,成为我的同事,但工作一年后就辞职去墨尔本大学任教;再后来回国加入四川大学任教授。之后的发展,PPP圈的就都知道了,正好赶上了中国PPP热潮,他业余创立的罗卡咨询成为中国学术界PPP咨询业务做得最大的PPP咨询公司。2019年5月在重庆大学参加秘书处设在清华大学PPP研究中心的中国高校PPP论坛(72所大学)主办、中国PPP圈三大美女之一钟韵承办的第4届中国PPP学术高峰论坛期间喝酒时商定的,他与惠诚律所执行主任薛起堂律师一起也为“清介有守PPP奖学金”捐款。因此,我特意写这一段,再次致谢陈传、薛起堂和其他各位捐赠者(图8-17)。

  

图片


  图8-17:致谢“清介有守PPP奖学金”捐赠者


  这次还发现,借培训之机合理吃喝玩乐也并非是中国人的文化,在墨尔本培训期间,主办方也有类似的活动,我印象中至少邀请我们参加了3次聚餐或酒会:开班欢迎宴会、期中酒会和结业聚餐(图8-18),至于培训课间的咖啡与饮料,更是标配。在上课和研讨的时候,大家都很认真严谨,但是在吃喝时就比较放松了,正是这些非业务活动使得大家更为熟络,也有不小价值。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8-18:墨尔本PPP培训期间的三次聚餐与酒会


  备注:有关我与主要政府部门和国际多边机构的那些PPP事儿已经写完,暂告一段落;后续我与有关企业、高校和专家的那些PPP事儿,也许得等退休以后再写了,别急。

标签: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版权归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及相关权利人(本网站的资料提供者)所有,未经项目管理评论杂志社明确书面许可,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本网站的内容,也不得在本网站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凡未经许可擅自转载,均视为侵权行为,本网站将依法追究其责任。

北京世纪东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管理评论)

电话:010-58383379/3420(市场部)、58383266(编辑部)

邮箱:pmr@pmreview.com.cn

项目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请与项目管理评论联系。未经项目管理评论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备13028000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990号 技术支持:原创先锋

dddd
关闭
Top